時代力量的政治現狀與前景判斷

時代力量的政治現狀與前景判斷

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台港澳研究所 助理研究員 季伊昕

2016臺灣地區“立法委員”選舉,第三勢力小黨時代力量表現搶眼,成立一年便以黑馬之姿躍進“國會”議壇,成為臺灣地區“第三大黨”:獲得73萬票(6.1%)政黨票,一舉奪下5個席次包括3席“區域立委”與2席“不分區立委”。將在“立法院”扮演影響藍綠兩黨的關鍵少數角色。更關鍵的是,5名立委已跨過門檻,每年可得新臺幣3700萬元補助,掌握黨務運作資源,可進一步擴大政黨規模及影響。但如欲對時代力量可能政治影響做可靠研判,需審視其獲勝原因、政治理念、政黨面臨的困境、與民進黨關係。

一、時代力量獲得2016年選舉勝利的主要原因

總體而言,時代力量裹挾太陽花學運積蓄的政治能量,受年輕世代認同,強調臺灣的“主體性”,逐步佔據深綠地盤,甚至一定程度上促成台聯黨“泡沫化”,具以下獲勝因素。

1、近年島內民粹政治氾濫,已無“全民政府”存在的土壤,民眾對藍綠主流政黨的表現都很失望,這種對政黨的不信任感也在全球範圍內蔓延。時代力量就是在這種環境內應運而生並覓得發展機遇。島內整體政治氣氛及輿論不利於國民黨,致使部分政績形象良好的國民黨精英紛紛落馬,為新興小党留出生存空間。2、由話題性候選人開拓票源。黃國昌、林昶佐與洪慈庸等皆是初涉政壇,或為完全的“政治素人”,但因捆綁了學運與“洪仲丘案“等熱點話題,媒體曝光率極高。3、時代力量靠民進黨”輔選”助力。按照臺灣政治板塊結構與選舉制度,分區選舉如民進黨不放出地盤,小黨出頭相當困難,而不分區政黨票如無地方議會樁腳奠定基礎,爭取亦艱難。可見民進黨不僅是“禮讓”時代力量,更視之為側翼輔佐培育。黃國昌為民進黨點名禮遇候選人,蘇貞昌、蘇嘉全、賴清德、鄭文燦、林佳龍等黨內要人皆助力選舉;在臺北,謝長廷、遊錫堃等紛紛為林昶佐月臺拉票,蔡英文更是與之一同拍攝競選文宣;在台中,林佳龍甚至擔任洪慈庸競選總部主委[1]。綠社盟與時代力量同為第三勢力,社民党同樣脫胎於太陽花社運,同樣採取結盟策略,但後者進“國會”,前者卻前途堪憂,除卻缺少政治明星,與綠社盟不認同民進黨理念、不鬆口合作並與之保持距離有關[2]。

二、時代力量政治面目剖析

表面上,時代力量塑造政治明星,政治主張與實際政策較為模糊,但通過2016年競選,已展露以下特質: 1、“台獨”色彩濃重。太陽花學運突顯了臺灣社會“獨”與“左”的兩條路線:反中與反自由貿易兩個極端訴求通過反黑箱的中性訴求連結。而時代力量即由此脫胎孕生的“獨派”政黨。選舉中與獨派政黨整合結盟,在民進黨向政治光譜中間靠攏之時,代其鞏固深綠地盤。勝選後當選“立委”與主席團成員拜會李登輝,向其“取經”,並獲得其允諾支援時代力量智庫與人才運作,助時力拓展海外關係。2、當前時代力量擴大政治根基的路徑是廣泛涉足並試圖主導各類社會正義話題,借民生議題銷“台獨”理念。緊貼社會島內熱點政治與民生議題,重新集結“獨派建國”的社會力量。表面上在經濟領域倡議打擊“分配不正義”的社會福利主義政策,實質攻擊國民黨一切政策主張,選舉後時代力量火力全開,在短期內已連續就 “原住民自然主權”、“鬆綁白領外勞門檻”“反勞基法”等議題向當局發難,借機推行“臺灣主體性”理念。3、“修憲”與“追求國家地位正常化”為核心目標。時代力量從不掩藏其“建黨DNA”即追求台“國際地位正常化”,進“立院”後,便可能逐步將理念轉化為“修憲”實際運作。並向執政黨施壓將國家定位與兩岸關係問題說清楚,提出“解凍憲法”推動“由下而上”的修憲改革。

三、時代力量面臨的困難

時代力量存在最大的問題在於:目前缺乏政黨核心理念與清晰的政見,靠批判主流政黨的政見、在社會爭議問題上發表激進言論,來獲得民眾注目“刷存在感”。因無核心觀念與政策主軸,重點在於集中火力抨擊藍綠政黨政見,以獲得民眾選票支持,故其政見常訴諸於強烈情緒,論述具“淺碟子”特性,較為膚淺,且前後矛盾,無內在連貫性。因時代力量支持者的民粹傾向,易被某一口號打動而忽略其他口號,但也正因如此,時代力量想要依靠政見與理念吸引政治光譜上其餘區塊的選民則較為困難。

當小黨勝選的光環褪去,剩下的便是看政黨與政治人物如何耕耘議會與基層。而此兩項正是新生依附性小黨的困境所在。首先是缺乏政黨資源。臺灣政治極重視選區與地方組織的經營,除爭取地方建設外,還需將資源下放來經營組織,使缺乏資源的時代力量面臨結構性困境,無法鞏固轄下選區,遑論爭取新選民。其次是被民進黨束縛手腳。選舉中民進黨的鼎力相助是時代力量日後需償還的一筆政治債務。時力脫胎于公民運動,以制衡執政者與表達多元聲音為導向,但民進黨全面執政後會否放任其挑戰自己?而時力成員大多性格突出,如被限制表達空間,是否會組織內部分裂,或與民進黨決裂進而失去政治支持等問題,都有待觀察。再者,時代力量不具備整合“台獨基本教義派”的能力與資源,取代台聯黨也不可能。時代力量有與“獨派”結合的意向,並進行了一定的操作,而陳水扁尚有意獨自經營獨派“生意”。如此在選舉中,對時代力量獲取深綠選票造成障礙。

四、與民進黨關係

時代力量在成立初期,被外界普遍認為是民進黨的激進側翼,與民進黨相互配合狙擊國民黨。但近兩年以來,時代力量的自主意識增強,在多個領域內開始染指民進黨的政治資源與影響力,引起後者警惕。

時代力量是民進黨一手培植的激進側翼小黨,但兩黨間對彼此的定位與政治算計不同,既能促成選舉中成功配合,亦暗藏未來爭拗乃至決裂的伏筆。1、選舉中隱含矛盾。在最後關頭時代力量威脅到民進黨不分區選情,讓民進黨不分區候選人集體月臺催票告急;民進黨党鞭柯建銘在新竹參選遭到時力候選人邱顯智正面挑戰與嚴辭批評,想必民進黨內部對“大綠能否完全掌控小綠”有所憂懼。2、過於激進的“台獨”路線或危及民進黨。晉身為執政黨後,民進黨在兩岸政策與經濟民生議題上皆傾會向中間路線,不做挑釁北京與華盛頓之事,努力“維持現狀”,而時代力量秉持自身“獨派”理念,仍會以激烈方式,如動員社運等表達訴求,在“國家地位正常化”與重大政經議題上對民進黨是“加分側翼”抑或“扣分負能量”尚未可知。3、修憲壯大小黨危及民進黨利益。時力為政黨利益,可能會把爭取“公民權下降到18歲”、“政黨可分配立法院不分區席次門檻降到3%”、“擴大小黨存活空間”等議題提上議程。如此勢必損害民進黨利益,或形成爭拗與衝突。

最新大陸新聞
人氣大陸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