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的民主深化與民主治理

臺灣的民主深化與民主治理

李酉潭/政治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教授

壹、前言

臺灣自1996年舉行總統直選以來,一直被世界著名的非政府組織「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評比為自由民主(liberal democracy),至今先後歷經了2000年、2008年與2016年的政權和平轉移,已成為華人世界中施行民主體制的重要典範。尤其是2016年的選舉結果,總統與國會多數的所屬政黨在臺灣第一次同時發生輪替,這乃是自臺灣完成民主轉型(democratic transition)以來首次發生的情境,被視為臺灣民主發展關鍵的轉捩點。從這之後,臺灣民主的運作開始展現出愈趨制度化、規範化的特性,且將更多的注意力放在民生議題。[1]當然,我們很難說這是因為臺灣的民主已經達到鞏固,所以自然而然產生的變化,但要說這是民主深化的一環,乃是為了邁向更先進的民主所必須歷經的過程,應該是毫無疑義。

本文擬先就民主鞏固與深化的相關概念做簡述,再結合臺灣目前的發展情況進行討論,以展望臺灣民主深化的前景。

貳、民主鞏固與深化的概念意涵

何謂民主鞏固?早期談到民主鞏固的概念多以Dankwart Rustow(1970)建構的民主化模型來看,所謂的民主鞏固被界定為民主的制度及習慣已經根深蒂固於政治文化之中,可見下圖:

臺灣的民主深化與民主治理
資料來源:Dankwart A. Rustow, (1970), “Transitions to Democracy: Toward to a Dynamic Model,” Comparative Politics, Vol. 2, pp. 337-363.


此概念進一步延伸指出,鞏固不僅僅是純粹的政治過程,而是也需要社會與經濟的變遷,且鞏固的最後階段乃是民主的制度與實際變成政治文化根深蒂固的過程(Sorensen,1998:46)。而如今雖然民主鞏固概念已經變成比較政治中最常使用的概念之一,但在民主鞏固意涵的明確性與一致共識上卻是缺乏的(Clarke and Fowerake,2001:175-178),所以,我們亦可以看到許多從不同的側重面向來討論民主鞏固的說法,總體來說筆者認為大致可以歸納為兩種:

一、價值面:民主成為一種共守的規範

有學者認為,所謂的民主鞏固即是所有主要的政治行為者,包含政黨、有組織的利益團體或建置機關,皆認為除了透過民主過程外,並無其他獲得權力的方法,同時也沒有任何政治機構或群體可以否決藉由民選所產生的決策者及其採取的行動,民主被視為「當地唯一的競賽」(only game in town)(Linz,1990:156-158)。換言之,就是民主的規範與價值深入人心,成為政治精英與一般大眾共同的信念(Gunther et al., 1996)。

Juan J. Linz與Alfred Stepan(1996:6)據此提出三項檢驗的標準──(一)在行為層次上:沒有重要的政治行動者投入可觀的資源試圖建立非民主的政權或推動分離主義,以實現其目標;(二)在態度層次上:即使有重大的經濟問題或對現任的領導者積怨甚深時,絕大多數的民眾仍堅信民主的程序與制度是治理集體生活的最適當方式;(三)在憲政層次上:無論是政府或者非政府的力量,都已慣於服從由民主過程所建立的明確法律程序與制度,以解決彼此的衝突。

二、實質面:政府治理的績效

民主鞏固不單只是一種純粹的政治過程,還需要搭配經濟水準的提昇與社會結構的改變。一方面如果當非民主的國家在推動民主轉型後,卻帶來經濟的衰退、貧富的不均,人民是否還會一意地支持民主這個新興的政治體制,實令人質疑(林聰吉,2007:74);另方面只有社會中相關的努力,能夠依制度、架構與規範,建立起一種均衡狀態,民主體制的運作才會穩定(Przeworski,1991:26)。當這兩者同時進行時,方能讓人民感受到整體生活品質的改善,進而轉化成為支持民主政治的動機。

最新大陸新聞
人氣大陸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