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尊敬的范希周教授

年輕時期的范希周教授。(摘自「著名臺灣問題專家范希周」;中直育英同學會—中直育英學校第十一屆學子(組圖);圖片來源為《中紅網》)


廈門大學的台灣研究院是整個大陸涉台機構的最核心、最重要組成部分之一,這是因為在廈門大學特有的「閩台親緣」基礎關係之上,原則堅定的歷輩、歷任的台灣研究院(所)的領導和學者專家們苦心地再以開放的學風、嚴謹的治學,所共同締造而成的今日「知台派(儘管該院向來並不喜歡被稱為某某派!)」重鎮。

劉國深教授過去回憶范希周教授等幾位「功在台研」的故去的學者時就曾說:「他們為廈大台灣研究做出的重大貢獻,早已鐫刻在海內外台灣研究界不朽的豐碑中。」廈門大學是大陸的「雙一流」大學,廈門大學的台灣研究根始於1960年代的「鄭成功研究」,長期發展至今。大陸台灣研究的泰山北斗 陳孔立教授曾著《台灣學導論》,可以說是標誌著廈門大學的「台灣研究」已經朝向一個社會科學的「學科」嚴謹建設和發展,學術隊伍和氣安詳、專心致志;並且作育英才,後起之秀不斷進入公部門或高教體系,影響必定會很深遠。

廈大台研院的台灣研究學術成果,不管是來自劉國深教授、李鵬教授、張文生教授、陳先才教授等等富於盛名的學者之宏言儻論,或是研究台灣的語文教育、大陸配偶、歷史人物、民間信仰、法制接軌等等課題的碩博士生論述,對於台灣而言,像是一面寶貴的反射自己之鏡像,知道別人是怎麼看待我們的,在建構一個理想的溝通情境的過程中,可以出脫過於耽溺在自我中心困境的我們,降低敵意,增進和平與互信。

本報限於人力與經費,無法逐一採訪大陸涉台研究學術機構,介紹諸位名家的研究成果與主要觀點,今日偶得張文生教授回憶前輩范希周教授的大作,藉由這篇大作可以看到「寫人的」和「被寫的」至少兩輩大陸學者的謙抑、堅忍和勤勉,「顯學」型的兩岸學術研究很不容易,因為不容易,就要更務實、更真心於田調和著述,祝願廈門大學的台灣研究源遠而流長,院運昌隆!(臺灣公論報總主筆 蘇嘉宏博士)

延伸閱讀
最新大陸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