倉頡造漢字 思想與藝術信達雅美的傳遞者

倉頡造漢字,是中華文明獻給世界的厚重禮物,圖為位於河南濮陽市南樂縣的倉頡陵。


「野寺荒臺晚,寒天古木悲。空階有鳥跡,猶似造書時。」日暮時分來到河南濮陽市南樂縣倉頡陵,園內草木森森,高臺空寂,不由得懷想千年前唐代大詩人岑參登臨造字臺時的心境。

盤古斯文地,開天聖人家

中國人自古敬惜字紙,這種情懷直接體現於對傳說中的造字者倉頡的敬仰。

六十七歲的史國強是倉頡文化研究者,幾乎遍訪全國現存倉頡陵、祠、廟的他,有些偏愛地認為,自己家鄉南樂縣的倉頡陵與傳說最為契合。

外地祭拜倉頡大多選在穀雨時節,那是傳說中造字成功的日子,南樂縣從古到今都在倉頡生日農曆正月廿四辦廟會,不單純紀念他的功績,感情上更顯親厚。史國強解釋說。

南樂縣地處黃河故道,倉頡陵所在的村落名為「史官村」,相傳倉頡是黃帝的史官,這裡是倉頡的故鄉。史國強和村裡其他人一樣,都相信自己是倉頡的後人。

倉頡廟內現存兩通舊碑,其中一通刻有宋朝名相寇准祭拜倉頡廟時擬寫的楹聯「盤古斯文地,開天聖人家」。另一通為元代殘碑,碑文稱「倉頡生於斯葬於斯,乃邑人之光也」。

史國強還記得,小時候每到除夕夜,爺爺就早早帶他去倉頡廟候著,要爭第一炷香,祈求晚輩學業精進。

漢字是唯一沿用至今的古文字

殷墟和甲骨文的發現,讓世人對漢字起源有了更為確切的認識。作為中華民族最早使用的成熟文字,甲骨文雖深埋地下數千年,一出土即可被部分識讀,看似不可思議卻正是漢字的獨特之處。

「跟兩河流域的楔形文字、古埃及的聖書字、古印度河流域的印章文字、中美洲的瑪雅文字不同,作為世界上最古老的自源文字之一,漢字是唯一沿用至今的文字。」中國社會科學院甲骨學殷商史研究中心主任宋鎮豪表示。

倉頡陵向西約一百公里處的安陽殷都區,坐落著商朝後期都城遺址-殷墟。「一片甲骨驚天下」-一百二十多年前,刻在龜殼、獸骨上的甲骨文就是從這裡出土的。「三千年而一泄其密」,甲骨學奠基者羅振玉這樣評價甲骨文的橫空出世。

中國文字博物館讓文字歸巢

延伸閱讀
最新大陸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