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兩岸的「九二共識」建立共識

為兩岸的「九二共識」建立共識
在「九二共識」的鋪路下,1993年4月27日,海峽兩岸兩個民間團體的領導人辜振甫(右)和汪道涵在新加坡會晤。這次「辜汪會談」,打破兩岸僵局,引起全世界的關注。


《新華社》於11月16日從北京發了一篇署名「新華社記者」卻未具名的特稿:「『九二共識』歷史事實不容否認」。以《新華社》的官方色彩,本文可視為中共官方對於「九二共識」的立場與具體主張。(詳後)

這篇長達二千五百多字的特稿,主要目的在還原兩岸形成「九二共識」的歷史過程以及「九二共識」最原始的定義,並專訪陸方兩位實際參與當時會議的官員,現身說法作為人證。

新華社特稿還原九二共識產生過程

整篇特稿,基本上很中肯且忠實還原了歷史場景、雙方對話過程與函電的內容,沒有加料,而且是「兩面俱呈」,可說是很客觀翔實記載雙方互動的「歷史會議紀錄」,正因為如此,這篇特稿才有討論以及作為延伸性解釋的價值。

兩岸在堅壁清野分隔了四、五十年之後,終於到了不得不接觸與互動的時間點,要接觸、談判甚至簽訂協議,必須釐清的最上位立場,就是「我們到底是甚麼關係?」換句話說也就是「我們彼此承認對方的最高位階是甚麼?」這個結若解不開,後面或下面的談判幾乎寸步難行。中共在這方面的立場非常清楚與堅持,就是:「兩岸目前分裂,但同屬中國」的一中原則。這一點毫無轉圜空間。然而,就台灣而言,如果這個一中是指「中華人民共和國,這也談不下去,甚至是根本不用談。於是,台灣方面根據現實狀況另立巧門,強調接受一中原則,但是,這個一中是指我們的中華民國。如此一來既符合一中原則又未傷及自身尊嚴,貶抑自己的地位,而且,也可以讓對方勉為接受,這是當時的基本態勢。

但是,這種基本態勢要成為兩岸都認可的「共識」,還是需要一個兼顧雙方面子與裡子的磨合過程,《新華社》這篇特稿就是敘述一九九二年香港工作會談最後談出「九二共識」的磨合過程。

台方認同一中但各自以口頭方式說明

過程中,雙方有些使用語言的轉折,最早我方海基會的立場是「在海峽兩岸共同努力謀求國家統一的過程中,雙方雖均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但對於一個中國的涵義,認知各有不同,建議在彼此可以接受的範圍內,各自以口頭方式說明立場。」因為當時台灣方面還有「國統綱領」背書,所以「謀求國家統一」的一中原則是沒有問題的。

而陸方海協會的立場則是「只要堅持一中原則,可以不涉及一個中國的政治涵義。」

九二年的香港工作性會談因為卡到一中問題,最初,陸方人員對於我方所提一個中國各自口頭表述的方式,無法接受,而談不下去,乃於11月1日先行離港,我方代表許惠祐等人奉命繼續留港待命。

後來陸方經過內部會議,決定接受海基會所提各自以口頭方式表述一個中國的原則,於11月3日由時任海協會副秘書長的孫亞夫跳過我方在香港待命的代表,直接打電話給海基會秘書長陳榮傑,詢問海基會是否仍主張各自以口頭方式表述一個中國,陳榮傑回說將以新聞稿方式加以確認。當晚,海基會就發佈新聞稿並傳真給海協會,表示「經徵得主管機關同意,以口頭聲明方式各自表達(一中)。」

陸方強調不涉及一個中國的政治涵義

海協會在接獲海基會的新聞稿後,拖了13天,才在11月16日致函海基會,主要重點為「我會充分尊重並接受貴會的建議」、「海峽兩岸都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努力謀求國家統一。但在海峽兩岸事務性商談中,不涉及一個中國的政治涵義。」

延伸閱讀
最新大陸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