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日聯合聲明中的台灣

日本首相菅義偉訪美在四月十六日與總統拜登舉行了會談,這是拜登就任以後,第一次接待來訪的他國領袖,拜登自己形容「日本在安全和其他議題上享有美國『鋼鐵般的支持』」。兩者會後發表的聯合聲明,除了以「脅迫」來定性來自中國的挑戰之外,兩國確認維持區域和平穩定的「威懾力」的重要性,並且罕見地在聯合聲明共同發表對台海局勢的關注,據悉這是歷次聯合聲明中「一九六九年以來首次在聯合聲明中加入與台灣直接相關的內容」。

聯合聲明的內容重點,「美日安保」、「北韓非核化」、「氣候與5G」、「自由開放的印太地區共同願景」、「藉由嚇阻來維持區域和平與穩定的重要性(南海應受國際法管轄)」「台海和平與穩定的重要,鼓勵和平解決台海問題」、「關切一些地區的人權狀況」;可是,真正的重點恐怕是在於「美日體認與中國坦誠對話的重要性,重申兩國有意直接表達關切事項,並認知需要在具有共同利益的領域與中國合作。」

看得出來,美日聯合聲明中的台灣是在此時刻意被拿到檯面上來加以提高聲量地關注的,過去中美關係相對較長時間處於戰略模糊的階段,美日雙方無意在其聯合聲明提及台灣;現在,中美關係進入戰略清晰的另一個階段,其實這是從川普執政後期就已經開始的明顯轉變,台灣才又被推到風口浪尖。所以,兩岸關係從屬於中美關係,台灣不需要見獵心喜,更要謹慎應對中美關係衝突性、調適性的轉折中,台灣到底要付出甚麼代價?

中美關係衝突性、調適性是相生相隨的、互為因果的,衝突墊高談判的籌碼,終究是要調適回到「在具有共同利益的領域與中國合作」的終點。果然如此?台灣這個時候因為此舉感到「凸顯台灣在印太地緣戰略的關鍵性,更是讓台灣保衛國家的信心倍增」,沾沾自喜,一旦中美關係又一次從衝突調適回到合作之際,台灣的國家利益會否被執政黨現在所一面倒地信靠的美國「出賣」?稍早之前,美國國務卿和中國大陸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外交部長在阿拉斯加的會談,固然話不投機,但是「爾愛其羊,我愛其禮」,重點不在於說了甚麼重話、狠話,而是此舉意味著雙方刻意地將可能的危機、衝突納入管理的意圖,並將之付諸實踐地建構了一個對話的平台。

美國國內向來有「交往中國」、「遏制中國」兩派的殊異,但卻都是一致地服從美國國家利益。美國在戰略清晰之下,對於台灣將會更往「『準(前置)』雙重承認」的方向傾斜;中國大陸的對應,無疑地也是將「九二共識」往戰略清晰的「九二共識就是一國兩制」的方向加以詮釋,終究會拆解原來得之不易的模糊空間。如此一來,戰略清晰下,國民黨原本的兩岸路線已經無所附麗,民進黨將會在中美關係一時不能調適的衝突階段中長期在選舉中獲益。

(蘇嘉宏博士/輔英科技大學保健營養系教授)

最新大陸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