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地位未定論形同自我邊緣化

民進黨是一個已執政四屆政府之政黨,最近立法院長游錫堃及國史館長陳儀深參與關於《舊金山和約》及《中日和約》七十年會議,致辭時分別表示「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分」及「台灣地位未定論」,此引發台灣社會議論。未定論說法也引來國民黨和大陸國台辦之批評,而外交部則是譴責中共妄稱擁有台灣主權,強調中華民國台灣是主權獨立國家,從來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並宣稱這無法改變兩岸互不隸屬的事實。

台灣地位未定形同自我消亡之論述

若不認為中華民國擁有台灣主權,那現在政府從何產生而來,立法院長及國史館館長職位是那一國家來呢?這種否定中華民國擁有台灣主權的論述,不僅無法達到捍衛主權獨立目標,反使讓台灣地位更趨於模糊 狀態,成為強國禁鬻。這種所謂愛台、救台、護台之主權論述,反而適足以仇台、害台、反台,形成一種自我邊緣化及消亡之主權論述。

根據1999年民進黨通過《台灣前途決議文》,宣稱依據憲法中華民國為台澎金馬之國號,台灣已是主權獨立國家,任何有關獨立現狀的更動,須經由台灣全體住民以公投方式決定,這其實不排斥統一及維持現狀。這與民進黨建黨初期目標相同,人民自決的結果可能是維持現狀、獨立或統一等三種選項。不同於1991年通過《公投台獨黨綱》主張以公民公投程式建立「台灣共和國」。民進黨的傳統台獨論述已轉型,已確認台灣地位已定、是主權國家及不需要再宣佈獨立;這不同於傳統獨派主張台灣地位未定論、尚未是主權獨立國家及需要宣佈法理台獨。故,重新搬出「台灣地位未定論」反而印證主權不獨立狀態。

台灣前途決議文承認中華民國主權

前述《台灣前途決議文》宣稱台灣是主權獨立國家,巧妙地與中華民國是主權獨立國家意涵混合,使得台獨論述主權獨立與中華民國主權獨立意義相混淆,論證中華民國台灣化形成命運共同體,這與傳統台灣主權獨立完全迥異中華民國主權獨立之意涵。顯見,《台灣前途決議文》承認中華民國,與《公投台獨黨綱》所揭櫫的公投建國目標截然不同,這是台獨論述轉型過程中重大「認識論斷裂」及「典範轉移」。此即黨綱特色是「變更現狀、公民投票、決定獨立」,決議文則是「維持現狀、公民投票、決定統一」。黨綱意圖變更現狀,邁向法理台獨;決議文則是維持現狀,承認中華民國。

一個執政黨在自己黨內文件宣示不同取向的國族建構,極易造成台灣社會國家認同混淆。蔡英文總統一再宣稱主張維持現狀,遵循《中華民國憲法》及《兩岸人民關係條例》處理兩岸事務,這憲法增修條文及關係條例奠立在「一國兩區」基礎上;矛盾是,蔡英文又主張「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互不隸屬」,宣稱中華民國或是中華民國台灣是主權獨立國家。目前公投法規定並未將宣佈法理獨立及統一議題納入之公投項目,此亦可論證既往民進黨所宣稱:即使民進黨執政不必也不會宣佈台灣獨立。如今卻一再重新搬出「地位未定論」,反使台灣主權歸屬陷入不確定狀態。

從國際法理檢視中華民國擁有主權

進一步言之,蔡總統既然宣稱依據憲法及關係條例,處理兩岸事務,則依據《憲法增修條文》第11條規定:「自由地區與大陸地區間人民權利義務關系及其他事務之處理,得以法律為特別之規定。」;《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系條例》第2條規定:本條例用詞,定義如下: 「一、台灣地區:指台灣、澎湖、金門、馬祖及政府統治權所及之其他地區。二、大陸地區:指台灣地區以外之中華民國領土。」從憲法及兩岸關系條例檢視,兩岸關系性質及定位屬於 「一國兩區」,即是中華民國下「大陸地區」及「台灣地區」,從憲政法理來說,「台灣地區」主權隸屬中華民國殆無疑義。

獨派主張根據《舊金山和約》及《中日和約》,日本僅是宣告放棄台灣主權歸屬權,而非將台灣歸還中華民國;中華民國政府只是戰時軍事佔領台灣,故地位未定。中華民國擁有台灣主權,不僅《開羅宣言》及《波茨坦宣言》宣稱台灣應歸還中華民國;同時1950年1月5日杜魯門總統即聲明證實,美國為《波茨坦宣言》簽字國,台灣經交給蔣介石委員長,「過去四年來,美國及其他盟國亦承認中國對該島行使主權」。重點是「行使主權」,而當時中華民國在聯合國及國際組織仍擁有中國代表權之席位,顯然從國際法理及歷史事實檢視中華民國擁有台灣主權,不容置疑。

(柳金財/佛光大學公共事務學系副教授)

最新大陸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