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演鬼片患怪病 李康生:演員死也要在舞台上

電影「馗降:粽邪2」是李康生演恐怖片的初體驗,目前已破新台幣5000萬票房。李康生表示,拍攝雖然辛苦,但讓他更堅定6年多前罹患歪脖怪病的信念,「演員要死也要死在舞台上」。

李康生不諱言,當初點頭的原因是想試看看能否跳脫出「蔡明亮作品中的李康生」這個印象,他表示,「我想讓人家看看,我除了蔡明亮,其實也可以演一些商業電影 。」加上鍾馗爺5個「聖筊」欽點,李康生認為,「既然神明都點名了,應該會保佑我吧!」

既然演了就要做到最好,李康生笑說:「就像頭都洗一半了,乾脆把它洗乾淨。」本來只需要演出露臉的畫面,但最後連畫臉譜、穿官服的「跳鍾馗」片段,李康生都決定自己來。

拍攝過程雖然辛苦,但李康生想起2013年以「郊遊」拿下金馬影帝,戲約才如紙片飛來就罹患歪脖怪病,李康生說:「就像從高處掉下來。」

李康生回憶,當時正好在歐洲宣傳舞台劇「玄奘」,「才剛到歐洲就生病,蔡導還想代替我演,那時候幾乎半邊不能動。但我覺得我是演員,就算死也要死在舞台上,我不能看到團隊在舞台開天窗。」當時的辛苦表現,則是被蔡明亮認為是「最好的狀態」,成功演繹出唐僧歷經風霜的辛苦。

李康生不諱言這次演出是體力和意志力的考驗,「我隨身帶著熱敷袋,每天都是夜戲也很辛苦,從快天黑拍到天亮。」不只心理上的負擔,李康生身上的官服重達30公斤,腳下還要踩著10公分的高蹺,身體的負擔也相當吃重。

為了讓自己夜戲有足夠的精神與體力拍攝,李康生坦言,拍攝期都靠安眠藥才能在白天入睡。為了讓自己更貼近片中角色,他花了1個半月練習結手印、唸咒語、背台詞。李康生笑說,「其實我不擅於背台詞,因為蔡(明亮)導的電影都不太有台詞,我沒有機會練習。」

李康生親自上陣演出,讓電影的宗教顧問也煞費苦心,交代了需要遵守的規定。李康生回憶,「有次拍攝當天風很大,大到把燈吹倒,我聽到很多人在後面大聲的講話,下意識地轉頭後,我整個感覺暈眩,有眼冒金星的感覺。」幸好宗教顧問反應過來後,急忙拿椅子給李康生坐下,現場也緊急處置,身體狀況才無大礙。

「馗降:粽邪2」目前在台上映中。

最新娛樂新聞
人氣娛樂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