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茶金」尋爺爺足跡 林君陽盼小人物故事引共鳴

客語時代劇「茶金」是「我們與惡的距離」金鐘導演林君陽的首部時代劇,儘管2部戲年代不同,他認為不變的角色都是想努力扭轉命運的人們,自己也想從中尋回爺爺的生命故事。

「茶金」以1949年國民政府光復初期為背景,描述茶商千金張薏心如何在爾虞我詐的茶葉商戰與惡性通膨壓力下,力爭上游打出一片天。全劇共12集,費時3年完成,製作費上看新台幣1.1億元精緻打造。

林君陽接受中央社專訪時坦言,最初曾因不熟悉客語、客家文化推掉工作,後來製作人湯昇榮再度遞上更完整的劇本,林君陽讀完後,終於找到與自己生命共鳴的觀點,那是段關於拼湊林爺爺的生命故事的念想。

林君陽說,小時候爺爺常告訴他,自己出身富裕大戶人家,年輕時還有書僮陪著去日本念早稻田大學,當時林君陽總認為爺爺在講天方夜譚,「我們就是一個彰化的小家庭,哪有這樣的背景」。

事實上,在民國光復初期,林爺爺留日背景成為敏感身分,他選擇低調經營文具批發、印刷行的小生意,過去輝煌繁榮家世,被吞噬在時代潮流中,等到林君陽長大後,想回頭追溯這段家族歷史時,爺爺早已逝世,僅留下些許照片。

「『茶金』對我來說,好像是理解爺爺那一輩的生命,這些大家族曾擁有過的東西,為什麼灰飛煙滅的一種嘆息」,林君陽回想大學時,第一份寫的劇情劇本,就是以爺爺生平為基礎的虛構時代劇,就與郭子乾的角色留日回台的茶商「張福吉」雷同,「當時想我家族的故事誰要買單,沒想到20年後終於有機會」。

不過找到故事觀點後,還有2大難題要克服,一是視覺化歷史場景,二是多重語言挑戰。林君陽表示,為還原故事場景,「茶金」劇組以拆景方式,在台灣各地超過20處古蹟取景,再銜接畫面,最終費時114天、環台2圈半才完成。

劇中女主角家中經營的「日光茶廠」,從1樓走到2樓就得從花蓮文創園區拍到桃園大溪老茶廠和南投日月老茶廠,才得以還原製茶盛況,相當考驗演員劇組連戲功力。此外,由於每個場景幾乎沒有回頭重拍機會,角色劇情都得打橫拍,飾演茶商千金張薏心的連俞涵,在大稻埕開鏡首日,就得從19歲的天真少女,演成後期為家業生存不得不冒險、帶點心機的社長。

除了演技磨練外,「茶金」演員都得使用比較儒雅、古味的「海陸腔客語」演出,林君陽坦言,演員和他開拍初期,都因語言障礙像隔著一層水與角色相處,難以融入,不過後期大家漸入佳境,林君陽在剪接時甚至不用看字幕都聽得懂,也發覺正因為海陸腔客語的特殊性,更能幫助演員進入、營造另一個古韻古味的時空環境。

同時劇中也有閩南語、英語、日語、華語、上海話等多樣語種。林君陽認為所有語言都是自然語,順應時代、角色生活背景,該怎麼說話就怎麼說話,客家庄不會突兀出現台語,外省人也正常講普通話,象徵台灣多語言、多族群極具生命力的社會樣貌。

延伸閱讀
最新娛樂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