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枝裕和愛台灣 談「政治介入電影」:不該揮旗幟參與

是枝裕和愛台灣 談「政治介入電影」:不該揮旗幟參與
是枝裕和受金馬之邀來台。(圖/金馬影展)

日本名導是枝裕和受金馬獎之邀來台,今(22日)接受媒體訪問,一坐下來就透露昨天去腳底按摩,是壓力太大才去放鬆嗎?他表示因為從澳洲飛來,長途旅程感到疲憊,自己是很熱衷參加電影盛會,也不在意金馬獎存在的政治問題,大方說:「我們不是揮舞旗幟來參加,是拋下旗幟帶著作品齊聚一堂、以電影來互相交流,我是以這樣的心情來的,因為我很喜歡影展。」

是枝裕和愛台灣 談「政治介入電影」:不該揮旗幟參與
是枝裕和受金馬之邀來台。(圖/金馬影展)

是枝裕和最新作品《真實》首次到日本以外的國家拍攝,他坦言日本與法國的差異,除了契約方式不同,「法國對於工時非常嚴格,一天只能8小時,一週只能上班5天,一定要週休二日,相對日本在這方面還很落後,日本的劇組在付款與工時來的寬容許多」。

他去年以《小偷家族》獲得坎城影展金棕櫚獎,而今年韓國也靠著《寄生上流》拿下獎座,對於亞洲電影終於被肯定,是枝裕和說:「我才覺得這幾年韓國的電影沒在國際影展得獎很奇怪,他們的成長有目共睹,質與量都有到,他們實至名歸!」而這2部作品剛好都圍繞貧富差距的問題,他則表示:「最近的確很多類似的電影出現,但我其實不是以這主題來創作電影,而且貧富差距不只在亞洲,也是全世界的問題。」

是枝裕和對於政治介入電影也有自己的看法,他說:「世界上有很多的對立,日韓也有這樣的問題,但電影圈、影人持續保持作品交流是很重要的事情。我也有參加釜山影展啊,也跟我很欣賞的導演、演員見面,講直白一點,政治做不到的事情,電影人都做得到,而我參加金馬獎,是因為我喜歡台灣,這裡也有很多讓人尊敬的導演。我常常說參加電影節不是揮舞旗幟來參加,是拋下旗幟帶著作品齊聚一堂、以電影來互相交流,我是以這樣的心情來的,因為我很喜歡影展。」但結束敏感話題後,是枝裕和笑著補充:「而且參加影展可以吃到好吃的美食耶!」透露昨晚跟李安吃的晚餐令他難忘。

是枝裕和愛台灣 談「政治介入電影」:不該揮旗幟參與
是枝裕和受金馬之邀來台。(圖/金馬影展)
電影:電影是一種表演藝術、視覺藝術及聽覺藝術,利用膠卷、錄影帶或數位媒體將影像和聲音捕捉起來,再加上後期的編輯工作而成。 ...更多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