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峰見懷孕團員出庭 槓師:我心死

青峰見懷孕團員出庭 槓師:我心死
青峰(左)與恩師林暐哲正式決裂。(圖/青峰臉書)
吳青峰被前經紀人兼恩師林暐哲控告違反《著作權法》,昨(11日)台北地方法院傳喚林暐哲出庭作證,師徒倆官司纏訟2年首度在法庭碰頭,青峰媽媽一度在庭上搥胸哭泣替兒子抱不平,母子相擁而泣,青峰看見團員馨儀挺孕肚現身,發現對方也挨告,種種心酸與不滿湧上心頭,深夜寫下4000多字長文,心碎表示:「我於理、於情都毫無虧欠,更是合理合法、仁至義盡。」

青峰見懷孕團員出庭 槓師:我心死
青峰對林暐哲徹底死心。(圖/環球提供)
青峰表示,2018年在雙方律師見證下和林暐哲簽署「合約終止協議書」,確認雙方詞曲合作終止,林暐哲更一直告訴他「妥善處理、好聚好散」,希望兩人能樹立「不是每一個藝人跟經紀公司結束都要撕破臉」的典範,沒想到,隔年突然收到林暐哲寄的存證信函,接著陸續被林提假處分、民刑告訴,並把他創作的歌名註冊商標等「訴訟全餐」。

因為林暐哲的和解條件是要青峰把所有寫過、未來發表的蘇打綠詞曲都給他,理由是「想keep住我跟蘇打綠的美好回憶」,青峰說,檢察官當場回林暐哲:「這要求已經超出案件範圍,你告『吳青峰』,現在卻要求『蘇打綠』,連我都覺得強人所難,你怎麼能要求他接受,不要講得很漂亮說是美好的回憶,但其實你是想要某些東西。況且現在都告了,也不美好了。」

歷經一次次的和解破局,青峰說:「一次又一次,我真的不敢相信,這些話是從一個,我曾視為父親的人口中說出。一直以來盲目相信他、永遠感恩報答的我,為什麼要這樣被對待?就因為不合作,十幾年的情誼都不重要了嗎?那些他曾說是家人、是partner,口口聲聲的好聚好散,都是假的嗎?」

青峰表示,他哭不是因為想博取同情,是因為真的對林暐哲有感情,「我哭,是因為我至此徹徹底底死心,如同第二次經歷『失去父親」』的過程」,文末,青峰引用蘇格拉底曾言「不只要活著,還要良善地活著」,直言:「活在這世界上,我相信我期許自己擁有的,不只是作品、名字,而是良善。我一向問心無愧,沒有一絲虧欠,於情,於理。」(編輯:楊穎軒)

青峰見懷孕團員出庭 槓師:我心死
▼青峰寫下4000多字心裡話,字裡行間憤怒、心寒又一言難盡。(圖/青峰臉書)

青峰見懷孕團員出庭 槓師:我心死
青峰全文:

2004年,我創作〈小情歌〉,寫下這句歌詞:「我想我很適合/當一個歌頌者」,2019年,我引申創作了〈歌頌者〉這首歌,「歌頌者」三個字我自引〈小情歌〉歌詞。今天,他卻表達「歌頌者」三個字,是他給的建議,讓我不可置信。

從兩年前這件事發生以來,除了法庭上,我從未公開談過此事。我一直不懂為何會發生這樣的事,一直希望是一場誤會,也一直覺得或許不談論,是對心中那位曾視為父親的人,最後的尊重、寬容與一點保護。但事實上,這樣的盼望落空了,一次又一次,我終究心死了,也覺得必須好好對關心我的你們交代一次這些事。

【事件經過】

最新娛樂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