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李仁解祕車震戲 撕衣劉品言傻住

李李仁解祕車震戲 撕衣劉品言傻住
李李仁(左)、劉品言在《華燈初上》上演激烈「動作戲」。(圖/記者陳明安攝)

李李仁、劉品言、章廣辰、謝瓊煖、加賀美智久今(3)日出席《華燈初上》記者會,分享拍戲甘苦,劇中李李仁演黑道大哥,強擄酒家女劉品言到車上性侵,李李仁在車廂跪著演,膝蓋磨到全是結痂,「每演完一次,我一定全身大汗。」劉品言更苦,因為完事後被拋下車,她的手腳被武行抓住拋了十來次,衣不蔽體滾地60圈,隔天兩人剛好在健身房巧遇,膝蓋痛屁股也痛,李李仁向她打趣:「這比真實來還累。」

李李仁解祕車震戲 撕衣劉品言傻住
李李仁在《華燈初上》即興「冰塊塞胸」。(圖/記者陳明安攝)

兩人在車上的非禮戲,劉品言事先穿上3層內衣防止走光,她非常感謝李李仁的貼心,導演一喊卡,馬上幫她披上外套。李李仁表示:「拍這種戲其實雙方都會很不舒服,拍攝前內心滿忐忑的,導演給的指令就是我要非禮她,在車裡我先踹她,再把她手扣起來,我整個人埋在她身上,言言滿犧牲的。」車上的「動作戲」完成後,還有一個鏡頭是要把劉品言的襯衫撕開,李李仁沒料到,一撕開裡頭竟然是80年代的紫色蕾絲內衣,他當下真的傻了,只好把頭再往她身上蠕動,「那個紫色蕾絲內衣,一直在我腦海中揮之不去。」

李李仁解祕車震戲 撕衣劉品言傻住
章廣辰(右起)在《華燈初上》真情流露,巴頭欺負劉品言的李李仁。(圖/記者陳明安攝)

而在酒店襲胸、掌摑劉品言的戲,李李仁壓力破表,酒家演員加上工作人員,全場80雙眼睛在看李李仁騷擾她,「摟著言言在聞她的時候,腳其實在發抖。」其實劇本直白寫李李仁捏劉品言胸部,李李仁跟導演說:「不要這麼明目張膽,我們改玩冰塊,效果是一樣,演員也不會留下陰影,直接襲胸太下流了。」那場戲謝瓊煖在唱《你著忍耐》,劉品言直呼:「我那時候真的在忍耐。」

其實李李仁在林森北路長大,街坊鄰居都有「彪哥」的影子,他20歲跑業務也上過酒家,知道《華燈初上》開拍,他很豪爽跟製作人林心如說:「我不知道我能幫多大的忙,我只想幫上妳的忙。」林心如也毫不客氣把「強暴犯」的角色交給他,李李仁拿到劇本就跟老婆陶晶瑩討論,「我說心如找我演強暴犯,要捏言言的胸部,她問怎麼捏,我說我也不知道。」問他有跟老婆排練嗎?李李仁笑說:「那個力道不一樣啦。」

章廣辰劇中目睹劉品言被擄上車,非常自責懊悔沒有保護好她,章廣辰表示,跟劉品言雖然真實年齡相仿,「但我們資歷差了10年以上,謝謝她滿照顧我的,很多時候都會跟我討論角色和接下來要發生的故事,她是很優質的工作夥伴。」他記得第一次拍追車場次時,一不小心跑得太快,真的追到車,讓大家都嚇傻了。逮捕李李仁的那場戲,他坦言內心「緊張得要死」,因為太緊張,結果正式來時一個閃神,就往「彪哥」頭上真的巴下去,「這一巴下去,我就想說死了,我在幹嘛,馬上跟李仁哥道歉個不停,這算是我拍這部戲最驚險的場面。」

李李仁解祕車震戲 撕衣劉品言傻住
謝瓊煖(左)與加賀美智久在《華燈初上》有一場激情戲。(圖/記者陳明安攝)

謝瓊煖飾演的「阿季」是店裡最深資的小姐,她透露從第一集「光」的開場戲裡,阿季 一身透明蕾絲襯衫,黑色內衣若隱若現,便可看出角色的內心掙扎,「 阿季很明白自己不年輕了,穿著上更是不能輸給年輕小姐,想要再賭一把。」謝瓊煖最喜歡小姐們鬥嘴的群戲,「第八集颱風天我們在休息室裡吃便當,言言趁我說話時夾走便當裡的肉,這些排擠的小動作,讓這群活生生的小姐,更有生活感。」

加賀美智久(TOMO)飾演酒客「中村先生」,角色身為那個時代的異鄉人,這讓同樣隻身在台打拚事業的TOMO心情感同身受,他最喜歡林心如辦紅鞋生日派對的那場戲,他笑稱:「因為猜錯紅鞋,要被罰開店裡最貴的酒,這句話在我真實人生中是不會說的話。」劇中他被謝瓊煖暗戀,甚至被下藥發生關係,他表示這場親密戲確實滿緊張的,導演要我們轉圈圈上床,還要邊親邊脫衣服,「最好笑的是,我們互相衣服都扣子打不開,導演也不喊卡,後來喊卡大家全都笑了。」這天其實是謝瓊煖進組的第一場戲,她羞喊:「初見面就拍吻戲、床戲,心裡超緊張,手心冒汗,親到頭皮發麻,完全是硬著頭皮拍完。」
※【NOWnews 今日新聞】提醒:如果您或家人、朋友遭受家庭暴力、性侵害或性騷擾的困擾,或是您知道有兒童、少年、老人或身心障礙者受到身心虐待、疏忽或其他嚴重傷害其身心發展的行為,請主動撥113,透過專業社工員處理,救援受虐者脫離危機。
※ 拒絕暴力請撥打:113、110

延伸閱讀
最新娛樂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