愷樂的「~」 蝴蝶才是最大犧牲者

愷樂(右圖)認了介入小豬、周揚青9年感情。(圖/記者葉政勳攝、愷樂IG)

最讓筆者感到詫異的,是有女性作者出了一篇文章,描寫關於愷樂道歉時使用「波浪號」,並將其無遠弗屆地超譯,指涉愷樂使用波浪號是用來「裝可愛」、「裝沒事」等等。

事件延燒下來,筆者心裡只感受到驚懼,發現社會對當事者羅志祥的罵聲仍在,可對愷樂的訕笑與重擊卻更是強烈,似乎是真想把這個女人打死了,否則不會善罷甘休。筆者和朋友們吃飯,大家也都一致認為:「羅志祥不會因為這起事件就完蛋,但愷樂她是真的完蛋了。」

愷樂演藝生涯盡毀,事已至此,筆者想提供另一種角度,請大家跟著一起思索。

愷樂的「~」 蝴蝶才是最大犧牲者
愷樂演藝事業嘎然而止,甚至來不及和粉絲道別。(圖/NOWnews資料照)

周揚青的分手信裡,她僅用一句話指控:「羅志祥旗下女藝人(意指愷樂),兩人有『不正常男女關係』」,這一句話,將愷樂推進了萬劫不復的深淵,使她遭遇到了上述的輿論攻擊與嘲弄,甚至帶動了社會大眾「超譯標點符號」的風潮,奇哉怪也。

只不過,真正男女關係之間的先後順序,錯綜複雜,豈能用「一句話」就能概括?

據不少媒體報導,愷樂與羅志祥的地下情傳了非常久,早在男方尚未與周揚青交往時就已經流傳,愷樂也不諱言自己暗戀過羅志祥,稱對方既是提拔她的「恩人」,又是她心目中才華洋溢又幽默的「偶像」。

如果就周揚青所言,她癡情愛著羅志祥9年,面對抓包對方接二連三劈腿,最後還是選擇原諒,那麼我們是否可以假設:男方其實是一個很會說話、很懂得安撫女生情緒的人呢?

事實上,光是他用心寫下長達7千字的懺情文,文中又是男孩又是女孩的輕小說行文方式,綜合他平常對待母親的尊敬孝順,我們大概都能依稀感受得到:羅志祥,他是一個願意對女人「適時」示弱的人。

愷樂的「~」 蝴蝶才是最大犧牲者
小豬(左)很懂得和女生、女人相處。(圖/羅志祥臉書)

不管在占星學還是心理學上,一個男性與他母親之間的溝通模式,極大可能會反射在他與其他女性們的相處上,母親代表「月亮」,月亮則與「女性」有深層連結。

舉例,若一個男人從小都對母親使用「討好」與「欺騙」的模式,自認這樣才會得到母親的愛,那麼他之後面對感情對象,也較容易會使用討好與欺騙的方式獲取愛,且他的手法將渾然天成,因為別人就是會感受到:他是真心的。(是呀,因為他從小就是這樣呀,已經習慣到連他自己都不曉得)

延伸閱讀
最新娛樂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