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世紀的特種女軍醫穿越成了將軍府不受待見的嫡女;一嫁驚人,看她如何扭轉乾坤,一把手術刀闖天下

陽光明媚四月天,皇城的蘇國公府裡,據說蘇家的嫡長女因為被太子退婚,轉嫁給冷酷無情的殘廢王爺百里澈,跳進蓮花池,險些一命嗚呼。
好在命夠大,閻羅殿裡轉了一圈,又醒了過來。
國公府便直接將人塞進花轎送去北平王府了。
“都出去!”新房風,被抬進來的新郎官百里澈一進門,就沉聲命令道。
“王爺”喜娘和下人們都覺得不合常理,欲要說什麼。
百里澈面色一冷:“出去。”
甚至都沒有去看任何人。
新房裡只剩下蘇南煙,百里澈和左宿了,蘇南煙的雙手雙腳都被綁著,心下也有些緊張,這個男人的聲音太冷了,她的心臟有些承受不住。
百里澈身體前傾,一把扯下蘇南煙頭上的蓋頭,太過用力,把鳳冠也帶著歪斜了一些,露出一張精緻倔強的小臉。
也抬著頭,直視著她。
蘇南煙也緊張,不過再怎麼說,穿越前,她可是天才軍醫,拆過炸彈,吃過槍子兒,什麼風浪都經歷過,此時面上還是很鎮定的。
不過,蘇南煙看到百里澈第一眼的時候,心還是漏掉了一拍。
今日大婚的百里澈仍然一身黑衣,雖然坐在椅子上,仍然氣勢逼人,散發著傲視天地的霸氣,五官堪稱完美,雙眸似深潭,讓人靈魂都為之沉醉的灩瀲。
“蘇南煙!”百里澈冷冷吐出兩個字,一邊抬手扣住了蘇南煙的下顎:“你不願意嫁?”
這分恥辱,他當然不會收!
一個被退婚轉嫁過來的女人,本就是他的恥辱,更別說這個女人還鬧自殺!
百里澈現在雖然殘廢坐在椅子上,可也是習武之人,常年征戰,手腕的力道極大,捏得蘇南煙生疼。
她想反手推開,手腳被綁著,無法動作,只能忍了。
出嫁前,母親也過來囑咐過她,北平王不是第一次娶妃了,也都是閥門貴女,卻都自恃高貴,沒有活過第二天的,所以,讓她一切小心,能忍則忍。
此時蘇南煙有意低垂了眉眼,掩了自己的鋒芒。
眼下這情況,不能忍,也得忍了。
“妾身,身不由己,請王爺責罰!”蘇南煙壓低聲音,緩緩回了一句。
換來百里澈冷哼一聲:“好一個身不由己!”
上下打量蘇南煙,她靜靜坐在那裡,大紅的嫁衣掩不住她的瘦削,小臉也是格外的蒼白。
下顎被百里澈捏著,痛的蘇南煙直抽冷氣,卻依然迎視著他,努力表現的波瀾不驚。
蘇南煙覺得自己何其無辜,自殺的不是她啊,她一個魂穿過來的,根本改變不了現實。
“剝去嫁衣,松了手腳,送去東廂房。”百里澈,涼涼說著,冷光深邃,捏著蘇南煙下顎的手再一次用力:“祈禱你自己能活到明天!”
隨即鬆開蘇南煙,接過左宿遞來的手帕擦了擦手,順手扔到了腳邊。
不再看蘇南煙,由左宿抬著出了新房。
門再次被打開,兩個侍衛走了進來:“請吧。”
並沒有稱呼娘娘,在他們眼裡,蘇南煙已經是死人了!
“多謝。”蘇南煙緩緩起身,步履從容,臉色平靜如初,看不出半點情緒。

延伸閱讀
最新娛樂新聞
人氣娛樂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