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先勇教授新書《悲歡離合四十年:白崇禧將軍與蔣介石》真相揭密

白先勇教授新書《悲歡離合四十年:白崇禧將軍與蔣介石》真相揭密
台灣文學名作家白先勇教授立志為父親白崇禧作傳大功畢成,新書《悲歡離合四十年:白崇禧將軍與蔣介石》通過由白崇禧的個人生命史帶出整部民國軍事史的發展與起落,可謂是白先勇人子身分,為先人發聲的「家史兼信史」。白崇禧一生可說是民國史的縮影,他親身參與民國的誕生,也經歷了民國1949年12月30日,白崇禧毅然入台,與中華民國共存亡,引用他自己的話,便是“向歷史交代”。他在台灣度過十七年歲月,歸葬在台北六張犁回教公墓,中華民國的領土上。

白崇禧將軍一生的起伏與蔣介石總統息息相關,可以說蔣介石是影響他一生命運最關鍵的人物。自從一九二六年蔣介石力邀白崇禧出任北伐軍參謀長,兩人結識開始,一直到一九六六年白氏歸真台灣,長達四十年,蔣,白兩人之間恩怨分合,經常牽動大局,影響國家安危。蔣,白兩人之間的恩恩怨怨,實際上也就是中國歷代「雙雄不能並立,一山不容二虎」許多故事的翻版。北伐,抗戰以來,他們兩人在軍事戰略上漸進趨異,最後在國共內戰時嚴重背道而馳,是國軍,國民黨政府的大不幸。一九六六年十二月二日,陸軍一級上將白崇禧在台北松江路自宅溘然長逝。七天后,蔣介石總統親臨致祭,面容哀肅,而隔天,同樣是將介石,卻在日記裡批評白是“黨國敗壞內亂一大罪人”。親往致祭的隆重哀榮,對照日記中「黨國罪人」的尖刻批評,形成一個巨大矛盾的謎團:既然白崇禧是功勳昭著的元勳宿將,為何投鬧置散之餘,當局竟命特務追踪監視?而如果白氏真是「黨國罪人」,為何不宣布罪狀,明正典刑?蔣氏內心又為何對曾擔任他最高軍事幕僚的白如此痛恨?《悲歡離合四十年:白崇轉與站介石》要解開這個遺撼和謎團,同時要以政略戰略的高度,回答一個關係億萬人命運的大戰問:國民黨在大陸的失敗。

本書是白先勇與型史學者廖彥博,協力寫作而成。兩人網羅海內外龐大檔案,函件,文電,日記,回憶錄等史料,從蒙冤含垢處入手,與污衊構陷交鋒,和傳說扭曲正面對決,帶著溫情與敬意,讓史料證據說活,從歷史的縱深,人子的視角,重現一代名將白崇禧的戰略思想與生平事功。發表會出席貴賓有:薇閣文教公益基金會董事長李傳洪,超勢教育基金會董事長暨執行長陳怡蓁,和碩聯合科技董事長童子賢,政大歷史系榮譽教授劉維開,前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所長暨白將軍口述歷史訪問人陳三井,前國防部長高華柱等多位重量經貴賓與會及致詞。白先勇教授亦於發表會當與,致贈書手稿予國家圖書館。

白先勇,1937年生,廣西桂林人。台大外文系畢業,愛荷華大學「作家工作室」(Witcrs Workshop)文學創作碩士。白先勇為北伐抗戰名將白崇禧之子,幼年居住於南寧,桂林,1944年逃難至重慶。抗戰勝利後曾移居南京,上海,漢口,廣州,一九四九年還居香港,1952-1963年赴美留學,定居,1965年獲准,赴加州大學聖芭芭拉分校東亞語言文化系任教中國語言文學,1994年退休。1997年加州大學聖芭芭拉分校圖害館成立“白先勇資料特藏室”,收錄一生作品的各國譯本,相關資料與手稿。白先勇是小說家,散文家,評論家,戲劇家,著作極豐,短篇小集《寂寞的十七歲》,《台北人》,《紐約客》,長篇小說《孽子》,散文集《墓然回首》,《明星咖啡館》,《第六隻手指》,《樹猶如此》,舞台劇劇本《遊園驚夢》,電影劇本《金大班的最後一夜》,《玉卿嫂》,《孤戀花》,《最後的貴族》等。兩岸均已出版《白先勇作品集》。白先勇的小說多篇曾改編為電影,電視,舞台劇,並翻譯成多國文字。關於白先勇文學創作的研究,兩岸均不斯有學者投人,人數眾多,面向多元,形成白先勇文學經典化現象。加大退休後,康復愛滋滋的公益活動和崑曲藝術的複興事業,製作青春版《牡蠣》丹丹》巡迴兩岸,美國,歐洲,獲得廣大迴響。從「現代文學傳燈人」,成為「傳統戲曲傳教士”。2014年在台灣大學開設《紅樓夢》導讀通識課程三個學期,將平生對《紅樓夢》的鑽研體會,傾囊相授學了,深沒兩岸學生歡迎。課程錄音先置台大開放式課程網站與趨勢教育基金會網站,供校內外人士點閱,之後並出版《白先勇細說紅樓夢》,策畫編繁《正木清源說紅樓》。近十年開始致力整理父親山崇禧的傳記,2012年出版《父親與民國一一白崇禧將軍身影集》,在兩岸三地與歐關漢學界,都受到認識,並引起廣大迴響; 2014年年出版《止痛療傷:白崇禧將軍與二八》;與廖彥博共同輯整白崇禧將軍一生史料,完成著作《悲歡離合四十年一白崇禧與蔣介石》。(NFG, www.NeoFashionGo.com )

( CWNTP 華人世界時報 www.cwntp.net )

本文出處
『新聞來源/Wow!NEWS新聞網』

最新娛樂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