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你好運:流年運勢專題

專題虎你好運:流年運勢專題

農曆新年到來,趕快看看虎年好運在哪裡,開春立馬收大吉。

程富陽》辛丑壬寅年「留言憶昔」之三!

程富陽》辛丑壬寅年「留言憶昔」之三!

【愛傳媒程富陽專欄】在許多文章裡,總看到如此對回憶的敘述,說回憶像是一幀發黃退色的照片,人一上年紀,就喜歡對著這些老照片寂然凝望,想著青春不再,紅顏不再,往事蒼老,只有淚落;不但珠淚如注,還語無倫次,一副泫然涕泣的模樣;雖說文詞動人,語意深邃,引人惻然,但卻常讓我的脊樑骨頓時發涼;通常看到這類文章,我只好如《後赤壁賦》中的那隻孤鶴,掠舟而西飛,不敢多作逗留。

其實,並非我情短,實在是我寧願如宋人朱敦儒那樣,看透「世事短如春夢,人情薄似秋雲。不須計較苦勞心,萬事原來有命。」的確,世事本短暫,有如春夢,轉眼即逝,昔日總總,只能感激曾經擁有,如再回顧,最好一笑置之;而人情淡薄,亦常如秋天朗空上的薄雲,聚散無常,千萬莫要過於執著,定要尋得舊時蹤影,自找惆悵;你想,哪一片雲會永久停佇在天空的。

所謂:「幸遇三杯酒好,況逢一朵花新;片時歡笑且相親,明日陰晴未定。」這話說的貼切;我總覺得,這才是我們這些日趨銀髮族之人應有的心曲。有幸碰到意氣相投的朋友,就如同偕飲三杯好酒,猶見新開燦爛花朵,把握歡樂相聚才是正道,至於明天會怎樣,也只好暫時隨風飄了。

我記得學生時代,在看曾於1937年獲得普利茲獎的美國著名小說「飄」(後來電影在台上映,改成了「亂世佳人」)作者瑪格麗特・米契爾化成書中的女主角郝思嘉,縱使在面臨如南北戰爭那種混亂世局,也只一聲輕嘆「一切就等明天再說吧!」似乎女主角在萬般無奈聲中,卻猶存一絲明天必定會更好的冀望,讓人直覺希望無窮。

我當然不會自詡是美國的「阿飄」,但我卻願向咱們中國的朱老夫子看齊,在回憶往昔的種種點滴,盡量覓得與朋友間,或溫馨回顧,或交織如電的互動畫面,為今日百般無聊的生活,注激明日千絲絢麗的漣漪:

110.05.20回覆張悅雄在Fb《奇想520》覆文:

讀悦公此篇《520的奇想》,筆椽如飛,扣人心弦,字字珠璣,圖像躍然,可謂絕妙佳文。無奈你老卻偏偏棋逢對手,遇上百年不淑的「佳人」?您老指出百姓風聲鶴唳,她卻猶似如聽黃鶯出谷;您點出國際形勢的草木皆兵,對她而言卻是形勢大好;您挖出千億國防的臨渴掘井,對她卻只是九牛一毛;您點出兩岸問題的因噎廢食,對她恍惚只是剛好而已;您愕然對日核食進口的荒腔走板,她卻偏倡議與日同舟共濟;您憤然全民的缺水張皇失措,她卻只要凌空遙秀蓮花指,就能推卸前朝;而面對地方跳電的左支右絀,她更只需輕聲道歉,就可水過無痕;至於疫苗採購的推諉究責,她索性全然歸罪「攏係阿共的陰謀」,也就輕騎過關。台灣今雖有「奇想」的憂國老漢,卻萬般無奈的碰上了毫無所懼的「毒台娘子」,全民百姓也就只好繼續看天吃飯,提前祈禱「明年520」了!

110.05.27回覆蔣濟翔在Fb《吹不散的人影》覆文:

與蔣六爺相處經年,依我觀察,老蔣俠氣不遜三分,童心豈只一片,雖十二生肖屬鼠,卻絕非鼠輩,只要蠡探他文章中的昨日情史,便知其膽量更勝龍虎,但卻能一秉素心,聚散有情,實屬罕見;無論是一顆紅豆,一片楓葉,一紙片語,無論是情緣猶在、或琵琶別抱,還是無情落跑,他都懷情不移,終生銘記;既化土灰為騰蛇,又視盡時為神龜,更攬青煙如人影;終難吹散是他與人相處的優點與軟肋;因此雖年已不逾,卻容顏猶勁;雖童貞早失,卻童心未泯;雖童伴已遠,卻童夢尚存。老蔣就是這樣子一位無分男女,不問老幼,既相識即執手不離的有情人,難怪他能寫出如此感性《吹不散的人影》的這部專書。對我們這些老友而言,他的深情之文,竟猶勝晚清號稱一代情場聖手納蘭性德,其筆下那「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的呢喃之音呢!

110.06.12回覆王智榮在Fb《誰謂何廣?誰謂宋遠?》覆文:

劉先昌學長近作《一位中高年生的旅行散記》,很是精采,尤其悦公寫的那篇《本書讀後感序》,實有畫龍點睛之妙。先昌學長這本撰述大陸之旅的專書,既細微描繪內陸各地的文化樸實與精妙,也泄露作者面對山川的無盡自語與對話,處處顯出其筆下功夫的匠心獨具;智榮學長這篇「誰謂何廣?誰謂宋遠?」正清楚述明書中一個獨自行旅者,除懷俱夢想與決心,始可行遠必達外;更揭露一位旅者,其實更需要有一支健筆與一顆柔軟的心,才能把這些經歷化為文字,進而撼動人心,我們除感謝先昌學長能具備如此艱苦卓絕心志,親臨大陸各偏遠地區,為讀者採集動人且深邃有情的故事,更感謝智榮學長這篇猶如精彩的導讀,把我們每個讀者都帶到書中那遼闊無邊的行旅天地。

110.09.10回覆賴世上《遊觀霧雪霸》的覆文:

十年前剛退伍,曾走了一趟雪霸,但因沒記錄,因此印象不是很深刻;今日看世上佳文,方慢慢喚起當時漫遊雪霸的點滴記憶;可見所謂「好記憶不如爛筆頭」實不無道理;經過一隻妙筆生花的旅覽記述,既讓那遼闊的天空,千變萬化的流雲,爭茂的綠縟豐草,可悦的蔥蘢山林,溫馨可人的美妙身影,俱如旋律般的留存;也猶若提供文友一件賞心悅目的藝術品,更可供自己日後飲茶品聊的好題材,真是一舉數得,這就是懂得生活之人的精彩之處。

110.09.29回覆劉先昌《暇客行》的覆文:

先昌學長機車單騎繞台,令人敬佩,見您在Fb上的Po文,方知您昨日正踏旅花蓮區,隨著您沿路所撰寫的一系列《暇客行》文章,早為讀者掀起一股「追暇」熱潮,並激起閲者對機車行旅無限的想像空間;您幾筆輕描「長春祠」那兩條垂壁而下的瀑布,讓人深懍當年開路英雄汗水、淚水交織的歷程;尤其,您於文中敘述,在花蓮鄉野田園間與拐著腿特來見面的同學,及最後堅持送行的場景,都令人動容;您這位暇客今晚將進駐吉安,並親自預告明日將一會曾是劇校出身花旦所開的民宿「柑仔店」,不禁讓我們遐思,到底我們這位「暇客」在與昔日嬌豔的花旦重逢時,會碰出怎樣的火花?是否會激發「蓬山此去無多路,青鳥殷情為探看。」的情境?我們這些「閒人蝦客」,也正都密切關注著呢!
最新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