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資機構輪番做空國內龍頭股:是吃相難看,更是大國博弈的戰略試探

香港, 2020年6月1日 - (亞太商訊) - 2020年,隨著疫情影響下的全球經濟下行和大國博弈下的投資趨勢換擋,全球空頭力量正在進一步聚集,以內需為增長點的中概股無疑成為了對沖基金眼中的肥美羔羊。

由華爾街專業團隊到皮包公司,個別做空機構吃相難看

實際上,做空機制在成熟的美股和港股交易市場的已經誕生了幾十年了。華爾街精英做空機構通常掌握著頂級的資源與資金,“三年不開張,開張吃三年”。

以今年上半年美股的四次熔斷為例,道指從2月19日的高位短期下跌超過11000點,在普通人從朋友圈中輪番見證歷史的時候,華爾街巨鱷卻通過做空在一個月內爆賺超過3萬億人民幣,連股神巴菲特的公司——伯克希爾·哈撒韋也沒能逃過一劫,從2月19日起的一個月內,股價跌超25%,高居美股最大賣空量榜單,連股神巴菲特自己也損失了800多億美金。

這樣賺錢的買賣令中小機構好不眼紅,於是,在華爾街缺乏話語權的小機構便將目光投向了“下沉市場”,即市值偏小、做空獲利規模有限,卻有著調查成本低、做空成功率高等特點的中概股。從最新資料來看,2020年以來,一共有227億美元進入做空市場,這些資金不為別的,全部用來做空中概股。

值得注意的是,隨著以渾水(muddy waters)為標杆的做空機構名聲鵲起,越來越多的週邊公司紛至遝來。早在2010年前後,全球便突然新增超過40家做空中概股的網站,而做空報告的品質,也從正常嚴謹的財務分析逐漸淪為無作者無機構無人擔責的“三無產品”。許多皮包公司本著姜太公釣魚願者上鉤的心態,為了做空而做空,而其本質則堪比司馬昭之心,逐利之目的路人皆知。

錯判中國經濟屢次失手,做空機構由單兵作戰變抱團圍獵

“儘管在市場經濟下做空機制有助於抑制泡沫並實現均衡價格,但僅憑轉型期出現陣痛便做空,並不是明智的判斷”,《人民日報》海外版評論道。

近兩年,隨著中國經濟新舊動能的迅速切換和過渡,不夠理解中國的中小型做空基金就像一輛失控的列車,時而跑的太快,時而又變得太慢,做空成功的概率也越來越低。也許是為了保證做空的成功率,做空行業也出現了新的趨勢——抱團圍獵。

以安踏體育為例,2018年6月12日,先是GMT發佈做空報告,表示安踏只值10港元。接著,2019年5月30日,殺人鯨資本狙擊安踏,質疑公司管理水準存在問題。隨後,7月8日渾水研究上場,質疑安踏利用大量一級經銷商操縱財務報表。更在半個月內向安踏發起了5次指控,平均3天一篇做空報告。然而安踏體育的股價並未受到過多的影響,長期來看甚至不降反升。今年以來,線上教育龍頭跟誰學也撐過了4家機構8次做空報告的“絞殺”。

“美國人很難瞭解清楚遠在萬里的中國公司的真實情況”,在談到渾水、香櫞等做空機構頻繁對中國公司進行做空打擊時,前微軟全球副總裁李開複說道,過去幾年,確實有部分中國公司玩弄資本遊戲借殼上市,在財務上弄虛作假,被做空機構當成“有縫的蛋”叮過,給其他中國優質公司引來了禍水。

最新資料顯示,在556家中國公司中,阿裡巴巴的64億美元賣空頭寸成為國際資本最為關注的目標,一家就佔據了227億美元空頭市場的28%,近三成空頭機構選擇了做空阿裡巴巴,而拼多多(22.9億美元)和京東(18億美元)也高居榜前。
  • 新聞關鍵字: 巴菲特微軟熔斷

延伸閱讀
最新財經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