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科技,中國力量


統計顯示,截止2020年6月,我國已有疫苗批號企業主體(不考慮母子公司、關聯企業的情況)超過40家,生物製品行業已有45家滬深上市企業,長春高新、智飛生物、華蘭生物、沃森生物、華熙生物、天壇生物等12家公司市值超300億元。

我國疫苗市場總規模已由2014年的233億元增長至2019年的373億元,預計到2030年達到1161億元,年複合增長率達到10.9%,勢頭強勁。

行業分析認為,緊隨沃森13價肺炎結合疫苗,智飛生物母牛分枝桿菌疫苗(結核感染人用)以及廈門萬泰2價HPV疫苗等重磅產品的上市,未來三年,國產疫苗還將有包括二倍體狂犬疫苗、EC試劑和結核疫苗等批量上市,這標誌著國內生物製品市場已步入成年期,全面開啟國產疫苗大品種的黃金歲月。

沃森13價肺炎結合疫苗的研發始於2005年。那一年,是沃森生物成立的第4年。2年前,年屆不惑的黃鎮從成都生物製品研究所辭職,加入這家初創公司。

彼時,葛蘭素史克、輝瑞、賽諾菲等大型醫藥企業,踏入國內疫苗市場,與此同時,中國疫苗產業市場化進程加速,資本密集湧入。

經過審慎論證,沃森選擇了“押注”13價肺炎球菌多糖結合疫苗。

為了儘快打破專利封鎖。黃鎮主張13價肺炎疫苗在完成Ⅰ期臨床安全性觀察後不等待抗體檢測資料,直接進入Ⅲ期臨床,這意味著費用高昂;但如果分開做就意味著產品會晚三年上市。於是,黃鎮在技術評估會上立下了軍令狀,如果臨床失敗,他願意用所持的沃森股份賠嘗公司損失部分。

決絕孤勇的背後,是對自主研發能力的強大自信。

一方面,研發要與時間賽跑,另一方面,對於科研人員來說,“板凳要坐十年冷”。黃鎮帶領的沃森研發團隊開始了夜以繼日的實驗。

一個至今被經常回憶的故事是:為了做一個凍幹工藝的攻克,黃鎮帶著兩名學生,吃住在公司,“累了就到值班室床上去躺一躺,醒了馬上就進實驗室去做,這樣我們15天終於把這個工藝攻克了,攻克的當天我們所有人嚎啕大哭”。

最大的困難是國際巨頭的“卡脖子”技術與設備。“我們花了大力氣研究怎麼突破輝瑞專利。”黃鎮回憶,“他們的專利當時壓得我們喘不過氣。” 擺在沃森面前的另一個重要挑戰是:蛋白載體選擇。

是選擇市場上已成熟的載體還是另闢蹊徑?新的載體意味著更大的不確定性。

延伸閱讀
最新財經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