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移民,一項獨特的生物製藥創業計畫

本文講述了創業者(Redkar博士)和企業家(余博士)攜手發展科學生涯並共同創立和領導 Apollomics (冠科美博)的故事。

香港, 2021年2月3日 - (亞太商訊) - 正是因為有了美國夢,美國才被認為是“機遇之國”,才有了幾個世紀以來移民們紛紛來到美國尋求財富。Sanjeev Redkar博士(印度)和余國良博士(中國)都是 20 世紀 80 年代來美國發展的,在任何人眼裡,他倆都實現了“美國夢”。然而,作為科學家的他們認為離實現夢想還有一段距離。他們的願望是成立一家製藥公司,充分利用美國和中國在藥物發現和新腫瘤療法開發方面的優勢,以成本盡可能低的藥物開發計畫去實現。本文講述了創業者(Redkar博士)和企業家(余博士)攜手發展科學生涯並共同創立和領導 Apollomics (冠科美博)的故事。

從移民到生物製藥內部創業者
1989 年來到美國以後,Redkar博士先後獲得化學工程碩士和博士學位,並在位於三藩市灣區的 Matrix Pharmaceutical公司擔任研究科學家。度過這段成長期,直到 1998 年Redkar博士加入 SuperGen,這才真正踏上創業之旅。Redkar博士回憶到:“那時,我們在一間實驗室裡開始研發新的抗癌藥物。我們內部成立了一個小組,我開始申請專利並申訴了多個專利。” 申訴的意義在於,與公司律師密切合作,知悉怎樣保護 SuperGen 的智慧財產權。”他意識到自己有很多東西要學,於是參加了一周的專利知識強化課程。這説明他瞭解了專利審查程式手冊(MPEP)的重要價值,這本手冊可謂是專利律師和代理的“聖經”。他如今擁有 200 多項專利,這項技能功不可沒。

Redkar博士 在 SuperGen(後來更名為“Astex Pharmaceuticals”)工作了近 18 年。“我們有很多腫瘤藥物的商務合作項目,要把這些藥物推向市場,這樣一來,我就有了和商務團隊緊密合作的機會,我希望所有科學家都能有這樣的經歷。”這段經歷是他 2008 年去攻讀 MBA 的一部分原因。“要想在生物製藥領域成為領導者,我需要在基礎知識和經驗上成為一個多面手。”

在擔任臨床前開發、運營和生產等多個部門的高級職務後,2011 年有一個非常感興趣的機會,“我在加州普萊森頓市組建了一個團隊,開始申請專利,以充實 Montigen Pharmaceuticals 的產品研發管線,這家公司是 我們在SuperGen時收購的。”他的團隊在猶他州還有一個實驗室,兩個實驗室開始在小分子藥物發現方面合作。但後來 SuperGen 和 Astex Pharmaceuticals 合併,這樣公司共有四個研發部門,公司決定將這四個部門合併為兩個,這意味著要關閉Redkar博士建立的 20人的實驗室。他說:“那時候我就想,也許我應該試著去創業。”他的想法是找一個適合這個實驗室的化合物,從而保持團隊大部分的完整性,同時圍繞這個化合物建立一家公司。

在後來的日子裡,Redkar博士一次偶然機會發現衛材藥業擁有的胞苷脫氨酶抑制劑 (E-7727),它使得以口服形式傳遞基於胞嘧啶的核苷類藥物成為可能。衛材當時決定砍掉這個專案,並且不打算繼續支付專利保護費。Redkar博士 看到了這個化合物的潛力。“我們研究口服胞苷去甲基化藥物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了,我們可以把它和 E-7727 混合成一個藥物,然後以這個藥物為基礎成立一家小公司。”他與衛材就條款進行了談判,並在 Astex 首席執行官的支持下開始準備融資材料,雙方達成共識,他將在 Astex 之外成立新公司,而Astex 可以選擇是否投資。

Redkar博士開始組建團隊,組建董事會,讓他的首席執行官瞭解情況,同時,他還要繼續自己的日常工作,並向投資者推銷。“我想我可以用 50 萬美元來開發這個專案。”考慮到衛材 已經在這個產品上做了大量工作,利用這些資訊,以及他的公司提供的藥物資料,Redkar博士覺得他可以說服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來證明這種組合形式藥物的安全性。這樣一來,公司產品可以通過在大約 100 名患者中進行的小規模 III期臨床試驗爭取獲得批准。

進行了差不多一個月後,Redkar博士接到了Astex首席執行官的電話:“由 Astex 來出這 50 萬怎麼樣?如果這個專案真像你說得那麼好,說服公司內部的一些人,說服 FDA,然後我們就可以幫你成立公司。”他的第一次創業之旅突然又回到了“內部創業者”的模式,他必須讓同事們相信這種兩種藥物組合形成的口服藥物是有價值的。“人們不太容易被說服,因為我們研究的很多都是新藥和新的信號通路。”時間快進到 2020 年夏天,這種名為 INQOVI 的藥物終於獲得了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 的批准,用於治療骨髓增生異常綜合征(MDS) 和慢性粒單核細胞白血病(CMML)。儘管Redkar博士在 2016 年離開了公司,認真開始了自己的創業之旅,但他很高興地看到,前同事們通過一項僅 133 名受試者的註冊研究,成功地為患者帶來了一種新的口服療法。

余國良——一位創業者的造就之路
余國良博士是 Apollomics (冠科美博)的聯合創始人、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他 1984 年來到美國攻讀博士學位。“我加入了 Elizabeth Blackburn 博士的實驗室,為他的導師Elizabeth Blackburn 和師姐 Carol Greider 在 2009 年獲得諾貝爾生理學和醫學獎作出了重大貢獻。”從哈佛大學獲得博士後學位後,余博士原打算成為一名學者,但在 1993 年,他被 Human Genome Sciences(HGS) 聘用,成了一名“基因獵人”。

在 HGS,余博士和同事們尋找各種有趣的生物學功能的基因。這些新發現的分子將作為治療各種疾病的藥物靶點。同時他也在繼續深造,HGS 就在馬里蘭州羅克維爾,離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很近。“我上了一年的夜校,學習商業法和市場行銷,以便更好的瞭解企業是如何運作的。”他開始對專利、發明人和發明產生了濃厚的興趣,而他在 HGS 工作期間還將繼續接受這方面的“教育”。“在 HGS 進行基因測序時,我們學會了對任何有趣的分子申請專利,以及如何進行更多實驗以獲得強有力的專利申請保護。”結果就是,如今余博士已經擁有 500 多項專利,成了一名智慧財產權保護戰略專家。“當年輕的公司向我尋求幫助時,我總是鼓勵他們,要建立強大的專利組合策略。”

其中一種分子是 Benlysta(貝利木單抗),它最終獲得 FDA 的批准。他證實:“目前,貝利木單抗仍然是通過人類基因組計畫發現的唯一一個新藥,也是治療系統性紅斑狼瘡(SLE) 的唯一藥物。”余博士將他在 HGS 的工作視為第一次接觸創業。“我目睹了 HGS 如何需要 GSK 這樣的跨國公司以及化學市場的支援來將治療方法推向市場。”在他剛加入 HGS 的時候,HGS 還是一家初創公司,因而有機會瞭解管理層是如何決策的。

延伸閱讀
最新財經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