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開熱錢派對 央行遠慮近憂難化解

武漢肺炎疫情重挫全球經濟,儘管台灣防疫得宜,仍不免受到影響,學者更直言,美國無上限量化寬鬆,使得全球大開熱錢派對,加上超低利率、強勢新台幣以及國際局勢變數,央行不只有近憂、也有遠慮,面臨的挑戰恐怕前所未見。

2015年,前美國聯準會(Fed)主席柏南奇(Ben Bernanke)造訪台灣,與前央行總裁彭淮南短短10分鐘的「雙南會」成為媒體關注焦點,當時彭淮南對柏南奇抗議「你的QE帶來很多副作用,讓我們很煎熬(suffer)」。

然而,時間推進至2020年,武漢肺炎(COVID-19)疫情爆發,帶來前所未見的衝擊,美國聯準會也以史無前例的無上限量化寬鬆(QE)政策應對,加劇「錢滿為患」態勢。

「能做的事情聯準會都做了」,台經院六所所長吳孟道指出,不論是傳統、非傳統貨幣政策,聯準會「撩落去」,金融海嘯時期,Fed實施二輪量化寬鬆,大買政府債券,後遺症相當顯著,低利率、低成長成為新常態。

吳孟道直言,全球還在承擔金融海嘯QE的後果,但今年美國聯準會因應疫情,加碼祭出「無上限」QE,且包山包海、連公司債都買,勢必再度擾亂全球金融秩序,並為央行帶來更大挑戰。

先談新台幣匯率,全球央行相繼推QE,引爆資金狂潮,熱錢四處流竄導致主要國家匯率劇烈波動,台灣同樣淪陷;新台幣今年以來強升近6角,升值之勢強壓貿易對手韓國,重傷出口報價競爭力,而熱錢蜂擁而入,也影響匯市穩定。

央行為了穩定匯率,匯市狂掃美元、尾盤進場調節已成常態,展現對抗熱錢的決心,連帶推升外匯存底續創歷史新高。央行外匯局局長顏輝煌日前說,美國印這麼多鈔票,讓其他國家匯市受到很大困擾與衝擊,各國央行必要時,進場調節匯市都是本於職責所在。

而央行3月降息一碼後,重貼現率1.125%降至歷史新低,儘管6月因國內經濟穩健,未再降息,央行理事指出,即使將來疫情惡化,經濟情勢轉趨不樂觀,仍應多採行其他政策工具,因為利率已處歷史低點,長期低利率產生不良影響,「央行對利率工具務必謹慎,未來如有必要須調整貨幣政策時,宜多考量其他政策工具」。

吳孟道則說,聯準會已經做了許多央行界的負面示範,獨立性備受質疑,台灣必須以此為鑑,當利率降到低點、資金水位這麼滿,貨幣政策效果會愈來愈弱;這也是為何央行早在彭淮南時期便已示警「貨幣政策效果已近極限」,財政政策應扮演更重要角色。

央行除了眼前難題,政治大學金融系退休教授殷乃平指出,美國聯準會QE、紓困,錢灑得太多,導致美元穩定性出現問題,「全世界開始對美元打問號,這是另個風險」。

殷乃平表示,許多國家逐漸脫離美元,歐盟、中國都想要強化自身貨幣的影響力,當主要經濟體慢慢脫離美元,原本以美元為主的世界金融架構勢必重組,雖然這可能是5年、10年以後的問題,若美國經濟加速衰退,很多現象會提前顯現。

殷乃平提醒,台灣是小型經濟體,央行要讓台灣在亂流中站穩腳步,必須盡早開始分散風險。

延伸閱讀
最新財經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