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金融問題讓螞蟻壯大 與監管磨合正開始

主導中國人消費習慣20年的阿里巴巴集團,在跨足金融後,創辦人馬雲的「新金融」夢不斷壯大,直至中國監管喊出暫停。螞蟻受歡迎、不斷壯大的原因,正凸顯中國金融的結構問題。

長期以來,中國金融機構放貸思維保守,缺乏高價擔保的中小企業與個人想要融資難如登天,不少企業因此轉向地下借貸,隨之興起的網路借貸平台也因此無序亂生、遍地發展,經過一波倒閉盤整後,螞蟻金服在亂軍中鵲起。

直至今日,貸款業務為整個螞蟻集團貢獻了最多營收。螞蟻集團招股書顯示,今年上半年貸款業務占39.4%;截至6月30日,螞蟻集團旗下微貸科技平台促成的信貸餘額達人民幣2.15兆(約新台幣9.3兆元),較2019年底成長6.94%。

其招股書顯示,螞蟻平台的用戶達7.29億,個人小額信貸「花唄」、「借唄」用戶則有5億。借款人當中,有「融資難」的中小企業主、創業者,而占近8成的是「超前消費」的年輕人。

今年上半年,螞蟻集團的微貸科技平台共促成信貸餘額2.15兆元,貢獻收入285.86億元,占營收的比例為39.41%,為第一大收入和利潤來源,其中「花唄」等消費信貸餘額總計1.73兆元。

「花唄」主打「當月買,下月再還款」,且還款方便,消費環境限制於阿里巴巴旗下線上消費平台;「借唄」則是個人小額信貸,最快2小時內就可以直接取現。在阿里巴巴打造的網金世界裡,「花唄」誘惑用戶超前消費,「借唄」則以「快速提現」為賣點,鼓動民眾想貸就貸。

大規模投放且幾乎沒有門檻的小額信貸,讓螞蟻集團遭監管關切,暫停上市計畫,而螞蟻所使用的龐大以及無上限的「資產證券化」放貸方式,才是讓中國監管嗅到危機的最主要原因。

登在中國財經媒體紅鑽財經的一篇文章提到,螞蟻集團採取貸款融資、發行資產擔保證券(ABS)與聯合貸款等方式,放大花唄、借唄的對外借款資金,透過數十次反覆的再融資,再放貸,將消費貸款規模放大至自有資金的上百倍。

最初,螞蟻這種無限次ABS做大貸款規模的高槓桿方式,引起中國央行的擔憂,因此提出規定限制螞蟻的ABS募資規模;螞蟻隨後想出與金融機構提供聯合貸款的方式,但隨著規模愈來愈大,中國監管又看到了螞蟻將壞帳風險轉移到金融機構的問題。

原擬5日上市的螞蟻集團4日晚間被硬生生中斷計畫,而早在2日,中國監管就推出「網絡小額貸款業務管理暫行辦法」徵求意見稿,限制網路小額貸款公司融資槓桿上限和聯合貸款中出資比例不低於30%。

延伸閱讀
最新財經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