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科技怎麼管? 螞蟻上市風波凸顯挑戰

螞蟻集團暫緩上市,理由是中國的監管環境有重大改變。長期來看,究竟該如何監管這類大型金融科技公司的風險,FinTech(金融科技)的Fin和Tech是否真能拆分看待,仍是挑戰。

今年6月,螞蟻金服在籌備上市階段,將公司名稱改為螞蟻科技集團,原以為能以科技股的姿態在A股科創板取得IPO亮麗成績。財新週刊引述親近證監會人士說,類金融業務不能上市,螞蟻之前申請上市一直是按照「科技公司」來看待。10月26日,螞蟻在A+H股的IPO 定價出爐,規模達345億美元創下全球紀錄。

10月24日,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引發爭議的外灘金融峰會演講登場,內容要求用更前瞻而非守舊的監管規則容納金融創新。10月31日,中國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專題會議表示,「當前金融科技與金融創新快速發展,必須處理好金融發展、金融穩定和金融安全的關係。」外界認為,對照後續發展,這就是定調將螞蟻集團歸為金融機構來監管。

螞蟻引發的監管爭議在全球少見,原因是很少有國家像中國有那麼龐大而密集的人口,讓行動支付的科技應用如此普遍迅速發展;法規的模糊以及監管機構的默許,讓支付寶成為全球最大的第三方支付應用軟體,至今用戶數突破10億。

放眼美國的網路平台巨頭,臉書、亞馬遜、雅虎等大型公司並不敢輕易染指金融業務。復旦大學特聘教授黃奇帆在「分析與思考:黃奇帆的復旦經濟課」中表示,這是因為美國對金融公司有非常嚴格的監管要求,一般網路公司從事金融業務,一旦發生風險,公司根本承擔不起動輒數十億美元的鉅額罰款;成熟商人也深諳金融風險可能拖垮所有非金融業務,所以不願去冒這麼大風險。

螞蟻集團正是支付寶的母公司,藉著龐大的用戶數據以及關聯公司阿里巴巴旗下電商平台提供的應用管道,螞蟻掌握了傳統銀行所沒有的優勢,其小額貸款、類信用卡支付業務得以迅速成長。螞蟻用來放貸的自有資金其實很少,透過次數無上限的資產證券化,以及與約400多家商業銀行合作放貸,財新網引述江蘇兀峰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嵇少峰估算,螞蟻整體槓桿率約在60倍以上,壞帳風險主要在銀行身上。

這些都是螞蟻集團的爭議所在。有些人在天貓網站買了商品,結帳時一不留意就選擇了默許的選項,使用螞蟻旗下的類信用卡工具花唄付款,不知不覺就「被貸款」。此外,更多人批評螞蟻的高槓桿操作,是「披著科技的外衣賺金融的錢」;但是,對於合作的銀行來說,它們接觸了原本接觸不到的放貸對象,還能與螞蟻分享手續費,何樂而不為?

當然,類似的現象,不只發生在螞蟻集團。京東數科旗下也有類似花唄、借唄的信貸業務「白條、金條」,美團則有「月付」。看準消費金融這塊大餅,擁有平台和用戶的網路公司都摩拳擦掌加入其中。

華東理工大學商學院副教授沈凌曾在香港大公報撰文指出,螞蟻集團上市的關鍵矛盾就在於,馬雲認為螞蟻集團是一家服務型公司,核心競爭力並非直接放貸給借款人,而是向相關的金融機構提供有關借款人資訊的服務提供商;但監管認為這不過是個幌子,實質上螞蟻是金融機構,它用上百倍的槓桿做了傳統金融機構不敢做的事情,危險極大,不管不行。

他認為,這是技術發展導致的分工問題,螞蟻集團如果認為自己被監管當局錯誤定位,接下來的工作就必須盡快褪下層層面紗,把自己更加真實的一面展示於世人。

延伸閱讀
最新財經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