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科技強監管時代來臨 連補教業都有事

中國科技巨頭一個個在監管高牆前撞成頭破血流,如今連看似與網路科技無關的補教業也成了名單上的「新同學」。從螞蟻集團開始一步步收緊監管措施,逐漸成了中國企業的日常。

對於企業監管,在中國社會中並不是新鮮事,甚至是中共擅長「棍子與紅蘿蔔」的整頓手段,然而從2020 年11月叫停了螞蟻集團首次公開募股(IPO)開始,彷彿越過一個分水嶺,監管的力度加大了,而且遍地烽火、人人自危。

2020年10月底的中共19屆五中全會,以及年底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都明確指示加強對網路企業監管,而監管的中心思想便是「強化反壟斷」、「防止資本無序擴張」,同時從構築國家競爭新優勢的戰略高度出發,建立健全平台經濟治理體系,推動平台經濟規範健康持續發展。

從往後來看,螞蟻之所以一頭撞上了監管大牆,「罪狀」之一當然是抱持著大到不能倒的心態,批判甚至對抗監管,恐有無序擴張的風險。但是若將上述的前提帶入就不難察覺,中國政府可能不是臨時起意想要「教訓」,是經過長期的觀察後所做的決定。

從螞蟻開啟的「強監管時代」,在往後的不到一年間擴及到了不同的產業龍頭,先是阿里巴巴跟騰訊先後因違反「反壟斷法」挨罰,其中阿里巴巴遭裁罰人民幣182.28億元(約合新台幣790.8億元)的天價,騰訊一度傳出會吞下至少人民幣100億元的罰單,不過後續僅被罰100萬元。

今年7月初,中共大肆慶祝建黨百年之際,才風光在美上市的網路叫車龍頭滴滴出行,則是被指涉及數據安全而遭查,App也被以「存在嚴重違法違規收集使用個人信息問題」為由下架。

到近期,新東方、學而思等補教業,則是在反教育資本化與減輕學習負擔的大旗之下,被列上了監管名單。雖然尚未如同「前輩們」面對明確的裁罰,但是光對股價的影響就不容忽視。

不論是什麼樣的產業別,為了什麼原因被罰、被監管,最終的態度都一樣,「摸摸鼻子乖乖表示服從」。

然而螞蟻、騰訊、滴滴等企業的案例,尚可被定義在「網路企業」的範疇,被監管也似乎合理,然而補教業要與網路企業幾個字搭上邊卻顯得突兀。因此,如何選定開刀的對象,以及監管規範是否有跡可循,都成了外界疑惑與關注的重點。

進一步拆解這些產業的內裡並觀察後也不難發現,雖然產業類別不盡相同,其實還是有些相似性。

最新財經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