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人類互相守護 專家盼為草鴞找回有安全感的家

若幸運的話,夜晚無人草叢間可以瞥見草鴞振翅高飛英姿;但是棲地縮減、人類用毒鼠藥習慣,卻讓被稱為「猴面鷹」草鴞瀕臨絕種。目前國內專家正努力營造棲地,希望打造草鴞有安全感的家,世世代代遍地開花。

台灣草鴞為特有亞種,遠看臉龐酷似猴子,也被稱為「猴面鷹」或是「蘋果臉」,主要活動在台灣西南部淺山地帶,跟人類生活環境極為重疊。近年棲地受到開發影響,推估全台草鴞數量不超過300到500隻,草鴞在2019年也被列為一級瀕臨絕種野生動物。

高雄市野鳥學會總幹事林昆海接受中央社記者採訪時表示,草鴞屬於中型貓頭鷹,主要食物來源是老鼠,跟黑翅鳶同為自然界的捕鼠高手。

林昆海印象很深刻,多年前曾在野外看到一整窩草鴞4隻全部死掉,撿到7隻腳的殘骸,屍體因為乾掉無法化驗,當時只能推測,草鴞主要食物來源是老鼠,可能因為獵捕間接吃到老鼠藥而死,因為若是碰到野狗,應該不至於無一倖免。

事實上,林昆海會這樣推論是有原因的,台灣過去30多年來,每年都會舉辦全國滅鼠週活動,透過編列預算發放老鼠藥給地方使用,然而,食物鏈環環相連,近年分析發現,有些死亡草鴞確實在體內驗出老鼠藥成份,各機關也動起來、調整滅鼠藥政策。

農委會動植物防檢局在2015年停辦全國滅鼠週,2016年也不再補助地方政府採購滅鼠藥。林昆海指出,使用量雖然已有減少,但仍有可改善的空間。

除了滅鼠藥之外,草鴞最大生存危機來自棲地惡化與減少,宜居的空間不斷縮小,草鴞被迫只能在人類生活圈跟山地之間的區域求取生存。

嘉義大學生物資源學系助理教授蔡若詩分析,草鴞喜歡的草生地,在自然界中像「過渡地帶」,相對難劃設保護區,「觀察棲地如何變化就非常重要」。

蔡若詩解釋,土地如果經歷山崩、剷平後,一開始光禿禿,但1、2年開始長草,此時長出白茅為主的草生地,就會非常適合草鴞,但是再經過3、5年後,其他植物會自然冒出來,最終演變成森林,又會不適合草鴞居住。

也就是說,草鴞棲地雖然會有一些自然環境變化的挑戰,但是人為干擾愈少愈好。林昆海觀察到,有些棲地旁邊即使是馬路、白天有車子經過,但只要沒人進入這塊區域,草鴞可以放心休息、躲藏,面積不用大、幾分地也有機會成為棲地。

延伸閱讀
最新財經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