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升息無法解決供應鏈困境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史提格里茲6日演講指出,當前通膨為供給面問題,升息無法解決供應鏈困境、反而恐造成負面影響,因為供給層面的瓶頸需靠投資挹注解決,調高利率卻會加大投資難度。

曾獲諾貝爾獎的美國經濟學家史提格里茲(Joseph Stiglitz),6日晚間應台北政經學院基金會邀請,越洋透過視訊發表演講。

他指出,後疫情的世界模樣,因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更趨複雜;COVID-19和俄烏戰爭是21世紀未來走向的轉捩點,且改變了世人對政府角色、私部門營運和全球化的認知,這些變化也進一步改變社會本質,尤其是地緣政治、地緣經濟的本質。

史提格里茲表示,COVID-19疫情帶出四大重點,首先是科學的重要性,世界能從疫情復甦,便是靠全球科學家共同努力,暫拋國籍和學術競爭顧慮,齊心研發疫苗,讓疫苗在極短時間內成功問世。

再者,是社會組織、共同行動的重要性,史提格里茲說,沒有一國能獨自對抗病毒,以及GDP大幅下滑、失業率走揚等疫情帶來的經濟影響,而歐盟端出7500億歐元的疫情復甦購債計畫,就是共同行動的例證之一。

史提格里茲說,同時,在共同應對中,政府至關重要,比如疫情早期,台灣、越南和紐西蘭政府的表現令人刮目相看,也向世界分享防疫有成的經驗。

史提格里茲指出,政府對於疫情本身和疫後經濟的因應相當重要,過去數十年,各界對於在市場和政府間取得適當平衡,有諸多討論;疫情除提醒世人要共同行動,也凸顯出市場自由機制的侷限性,並見證先進國家的韌性不足問題;舉例來說,疫情爆發時,美國無法產製口罩、呼吸機等防疫物資,供應鏈問題浮出檯面。

他說,「及時生產」從前完美運作、展現效率、節省成本,但如今無法應對疫情帶來的挑戰;要解決由此產生的供應鏈困局,所需時間比許多人一開始想像的更為長久;他將這一已然成形的經濟樣態,描繪成「沒有備胎的車」,在沒爆胎時可穩健前行,還能省下一點錢,但一爆胎,就悔不當初。

針對備受關注的通膨議題,史提格里茲表示,部分右派人士認為,問題在於政府在因應疫情時動用過多銀彈,但這是錯誤想法,該花的經費勢必得花,以保護弱勢族群。

他認為,這波通膨能從供給面獲得解釋,攤開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可以發現,新車價和二手車價格上升,而其源頭正是晶片荒影響新車生產;然而,升息無法解決供應鏈問題,因為供給面的瓶頸需靠投資挹注來解決,升息卻加大投資難度。

最新財經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