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張防疫保單引爆危機 臺產總經理親揭96天風暴內幕

停賣消息一出,意外催出更多需求,員工信箱、公司傳真系統、業務員接洽及保經代通路,收取的要保書宛如海嘯般出現,辦公室電話響個不停,待審核的單整箱整箱堆疊在走廊,傳真文件散落一地,噠噠噠運作到沒紙,甚至有民眾直衝分公司,丟下一箱要保書和50萬元保費就跑掉。

「公司整個被癱瘓」,陳昭鋒回憶。1月26日,才有時間思索到底收了多少保單。

「你知道我們怎麼算件數嗎?箱子大大小小,都去打開量多少公分。」陳昭鋒說,加計保經代通路統計數,當時概估落在380、390萬件,和最後總數相去不遠。

接著,拆解保單輸入至銷帳所需時間平均約2分半,算出需要200多名人力協助key in,緊急添購新電腦給工讀生使用,過程中也嘗試過口語辨識、掃描辨識,因辨識度有限,最後決定導入RPA系統,4至6月短短3個月內出單340萬件,終於在6月底完成全部出單。

不過,臺產就像目前產險業一樣,也曾遇到哪些該核保、哪些不該核保的棘手問題,陳昭鋒先找來律師,再召集公司部門主管,共同研究現行法規與臺產內規,在不違法情況,最後定調處理原則:保障消費者權益。

陳昭鋒說,若只有程序違規可以解決眼前困難,「那我就準備以後可能的罰鍰及行政處分」。他向員工保證自己扛責。也因為一句扛責,內部的協調工作逐步順暢。

當時,陳昭鋒出席保經代尾牙或餐會常被道賀,甚至有精算師認為臺產賺翻了,但他透露,「我心裡其實有點挫,4000億(10萬隔離理賠*400萬件)責任耶!」

4000億巨擔壓頂萬華群聚案釀成風暴

陳昭鋒的擔憂不無道理,4月下旬,華航諾富特事件爆發,再衍生萬華群聚案,將臺產拉回現實的起源點,隨著確診隔離數攀升,理賠壓力如同風暴般展開。

為掌握戰況發展,臺產每天緊盯指揮中心與各縣市公布的隔離確診數,從隔離開始、解除隔離到申請理賠,推算理賠高峰期,並透過各縣市保單涵蓋率,估算哪裏是潛在大量理賠區域,藉此備戰所有人力與資金調度。

5月底,臺產理賠僅800多件、出險不到億元,到6月底,理賠金跳增至近6億元,為避免現金不足,臺產開始處分部分資產,因應後續理賠潮。

陳昭鋒曾2度帶領團隊向保險局報告,第1次是保單剛停售後幾日,說明總估量與預計出單規畫等,同時設定3種不同情境,概估事件發生次數可能的損失率、對公司財務影響,理賠因應對策和保戶權益維護措施。

最新財經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