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準會和拜登政府犯錯 導致通貨膨脹居高不下

最近幾週,美國拜登政府和聯邦準備理事會的高層官員公開承認,他們處理通貨膨脹問題時犯了錯誤。背後原因是他們對經濟作了錯誤解讀。

「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報導,拜登總統的顧問和聯準會官員們擔心,COVID-19疫情和相關限制措施,會帶來類似2007-09年金融危機的後果:需求疲軟、成長緩慢、失業率長期居高不下和通貨膨脹過低。

因此他們把上次那套劇本用來處理新的危機。聯準會重新採行它認為行之有效且大體上溫和的低利率政策,並承諾不會過早撤回這一措施。民選官員們認為,他們之前過於依賴聯準會,這次決定加大支出力度,從川普總統開始,到拜登總統推出1.9兆美元刺激計畫為止。

此外,許多民主黨人認為他們控制白宮和國會是個難得的機會,可以將華盛頓的優先事項從共和黨人支持的減稅政策,轉向廣泛的新社會計畫。

但實際結果是,疫情經濟完全不同。雖然金融危機削弱了企業和消費者需求,但疫情削弱了供應,導致原物料、貨櫃船、勞力、電腦晶片和更多東西持續短缺。

失業率下降和通貨膨脹反彈的速度,比政策制定者預期的快,但他們仍堅持老劇本。這導致供需失調惡化,通貨膨脹升高,5月分通膨年增8.6%,為40年來最高。

2007-09年金融危機後,消費者、企業和政府的總支出,在未經通貨膨脹調整下,多年來一直維持低於危機前的趨勢。相較之下,在2022年第一季,在聯邦刺激計畫大浪推動下,它比疫情前的趨勢高5%,或按全年計算,約1兆美元。

2013年至2017年擔任歐巴馬總統經濟顧問委員會主席的佛曼(Jason Furman)表示,最近的所作所為是在對付錯誤危機。他說:「我們打的是上一場戰爭。」

自2017年到去年年底擔任聯準會副主席、負責金融監管工作的共和黨人奎爾茲(Randal Quarles)上個月說:「這是一個鮮少前例的複雜情況,人們會犯錯。」

民間預測機構和非黨派國會分析機構同樣未能預測到通貨膨脹上升的幅度和持續時間。加上運氣不好,新的COVID變異株、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以及中國為COVID進行封城,令情況變得更糟。而高通貨膨脹不單單是美國政策錯誤的結果:摩根大通(J.P. Morgan)預測,德國今年的通貨膨脹率為7.2%,英國8.8%,加拿大6.1%,美國則為6.8%。

最新財經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