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金寬鬆加持 亞高收債有撐

主管機關日前對高收益債示警,大部分法人對高收益債的報告仍相對正面,尤其是亞洲高收益債以及新興市場高收益債。富達國際表示,美國大規模的財政政策無疑能夠帶動未來數月強勁的經濟復甦;歐洲的財政刺激相對於GDP的規模較小,且疫苗施打速度也較慢,無論在通膨或是經濟成長等都不太可能與美國等速。
富達國際表示,高收益債與再通膨趨勢的正相關性與較低的存續期間將持續支持高收益債上揚走勢,但仍會擔憂實質利率和通膨的交互走高會帶來壓力,預期未來利率將持續波動,但認為亞高收債的利差水準具吸引力,尤其是大陸房地產和較長存續期間的債券。

霸菱固定收益投資團隊認為,整體而言,高收益債券的存續期間較短,對利率的敏感度較多數固定收益資產低。高收益債券與美國公債過往表現相關性一向較低,甚至為負,同時值得注意的是,升息期間通常代表較高的成長及對通膨的預期,而通貨再膨脹的環境往往推動利差持續收歛,反倒有利於高收益債券表現。
霸菱固定收益投資團隊指出,疫情方面,需要密切留意疫苗的效力,特別是病毒株變異及變種,以及全球對疫苗的接種及管理。儘管美國、英國及部份中東地區於接種疫苗方面取得顯著進展,但其他地區的進展仍較緩慢,可能會影響其經濟重啟的速度。
例如若央行收緊貨幣政策,令資金過早從金融市場撤出,可能對市場造成不利影響。長期利率的大幅波動通膨預期亦會令波動性加劇。然因高收益債券對利率的敏感度通常較低,因此只要利率及通膨上升預期處於可控水準,且在經濟增長預期良好的情況下發生,仍將繼續為高收益債帶來有利的環境。
野村亞太複合高收益債基金經理人謝芝朕表示,在利率上升的環境下,高收益債券表現應會優於投資級債券。在高收益債券中,偏好亞洲和新興市場的高收益企業債。鑑於亞洲是全球主要的出口地區,因此亞洲應為歐美國家寬鬆政策的主要受益者。(新聞來源:工商時報─記者黃惠聆/台北報導)

延伸閱讀
最新財經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