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大迫遷濫徵縣市 區段徵收冠全台鄭文燦出面解決

民進黨角逐2024總統大位呼聲最高的桃園市長鄭文燦,第二任期卻爆出大量浮濫區段徵收的重大爭議。桃園市政府目前力推的兩大區段徵收案「桃園航空城」(第一期區段徵收2599公頃,影響人口3.9萬人)、「綠線捷運土開計畫」(區段徵收546公頃,影響人口4.4萬人),竟獨佔全台區段徵收案面積及影響人數的前兩名;徵收規模之大、影響人數之多,前所未見。對此,航空城及捷運綠線的被徵收戶代表將於週四(10/29)至行政院召開記者會,向參加行政院院會的鄭文燦市長呼籲:航空城爭議未解前應緩發土地徵收公告,綠線捷運土開計畫應終止審議退回計畫,以免讓桃園成為全台最大迫遷、濫徵土地的縣市。

航空城:第三跑道已延期,應暫緩徵收解爭議

報載桃園機場公司已向交通部提報第三跑道延期至2030年完工,工期6年,然桃市府與交通部卻急於11/9發布航空城土地徵收公告,無視土地及地上物未一併徵收的適法性問題。而當前COVID-19重創國際航空業,連國際航空運輸協會 (IATA) 都公開表示截至目前產業回升趨勢非常薄弱,未來的復甦將相當漫長,在產業動向不明的狀況下,更應重新評估航空城開發的規模是否真有必要,民間團體也呼籲交通部、桃市府應參考日前學者的建議,藉此時機重新評估油庫風險,甚至研擬飛安風險較低、徵收影響較小的替代方案。

航空城罕見地未將土地與地上物一併申請徵收,地上物仍在估價與協議價購程序,土地竟然就要公告徵收,將有適法性疑慮且有損被徵收戶權益。同時計畫區內也仍有眾多反徵收戶,多年訴求其住屋土地不影響公共工程,毫無徵收必要,應剔除徵收。近期甚至連不反對徵收的居民,都因安置補償條件不足以供居民重建家園而民怨四起,計畫區內隨處可見抗議布條。

今日航空城「海口里漁港路兩側聚落」(原崙仔後旁)、「機場口自強社區」、「埔心三塊厝庄」、「埔心里」等聚落反徵收戶代表,也到場重申,市府若執意強徵,將持續抗爭、纏訟到底。而近期遷廟爭議再起的福海宮,建廟重建委員會也到場說明拒絕搬遷的訴求。航空城反迫遷聯盟呼籲鄭市長應暫緩公告徵收,與交通部會商調整計畫規模,解決徵收爭議。

航空城反迫遷聯盟的代表呂學信表示,因為崙仔後聚落是在2019年才正式決議被納入徵收,就將不願納入徵收的「漁港路兩側」納入徵收範圍,自己從後期開始參與各種會議陳情不願被徵收,左鄰右舍也開始自發連署訴求剔除,卻一直不被機關採納,面臨11月9日即將發布的徵收公告,他感到非常無奈。呂學信強調現場許多居民都面臨相同的困境,多年來大家都不解明明「不徵收我家也同樣可以發展航空城、蓋第三跑道」,政府為何一定要強制徵收?區域內一定還有更多求助無門的住戶。呂學信呼籲鄭市長、林部長應盡速出面解決,維護居民的生存權、財產權,否則居民將提告到底。

同樣是航空城反迫遷聯盟,位於自強街的居民吳明哲表示,自強街位在機場口,這個地方的居民從航空城計畫開始,就反對航空城徵收計畫,也很早就組織、各地陳情。後來也在都市計畫832審定版中,該區域多為住一剔除區及住三的住宅區。但該區域卻在都市計畫919審定版時,在居民不知情的狀況下大量變更成產專區,在當地引發極大的爭議與怨言。吳明哲疾呼,鄭文燦市長應嚴肅看到聽證會時民眾的意願,也履行在地方「要徵收的被徵收,不願被徵收就剔除」的承諾,速將自強街反徵收住戶剔除於徵收區外。

福海宮重建委員會陳建松指出,福海宮位於航空城蛋黃區,都委會已定案原廟保留為宗教園區(108年2月19日經內政部都委會第940次大會審定),但交通部民航局官員卻造謠生事,公然謊稱福海宮四周將築擋土高牆,進出聯絡道為地下道,未來地處低窪,交通不便排水困難,讓信徒心生恐懼,陰謀遷廟,企圖規劃為物流產專區,摧毀信仰,圖謀不軌。

竹圍福海宮自106年7月4日桃園縣政府同意「竹圍福海宮」登錄為歷史建築,復經桃園市政府109年7月7日再次確認無誤。經查文化資產保護法及都市計畫法均屬法律位階,惟事涉文化資產保存相關規定者,文化資產保護法即屬特別法,應優先適用,政府涉有行政怠惰之嫌。「竹圍福海宮」縱使面臨被迫搬遷,也應依照「桃園市109年度第三次文化資產審議委員會」決議:請廟方針對未來建築物如何搬遷,提出初步計劃,以利後續保存。在「福海宮歷史建築搬遷維護計劃」,未獲得桃園市文化資產審議委員會審核通過前,基於文化資產保存事項「文化資產保存法」應優先適用之法律規定,內政部都委會依法不得受理交通部民航局提出的「竹圍福海宮周邊保留」案,都市計畫個案變更之申請,政府依法犯法一意孤行。

航空城土地、建物切割徵收 違反正當法律程序

航空城土徵律師團代表熊依翎律師表示,桃園市政府及交通部預計於11月9日發布的徵收公告,只針對土地部分進行徵收,就土地改良物(建物)部分,僅以「改良物尚在進行查估作業」、「所有權人眾多,為詳實溝通、解說」為由,未辦理一併徵收,該徵收處分已違反土徵條例第5條第2項規定外,將土地及土地改良物的區段徵收切割辦理,也迫使被徵收人在地上物協議價購階段,無法與桃園市政府及交通部進行實質協議價購,而違反正當法律程序。

熊依翎律師提到,依照土地徵收條例第5條的規定,徵收土地時,土地改良物「應」一併徵收,除非有「興辦事業計畫之需要」的特殊事由,土地改良物才有較晚徵收的例外狀況,例如:重大建設在徵收土地後,實際上無法全面開工興建,而必須依興辦事業計畫之需要,分年分期執行;但在本件區段徵收案,交通部跟桃園市政府完全沒有證明本件是否有土地徵收條例第5條第2項所稱「興辦事業計畫之需要」的例外狀況,逕自將「全區」地上物一併延後申請徵收,已明顯違反土徵條例第5條第2項規定。

熊依翎律師也指出,桃園市政府及交通部將土地與土地改良物的徵收切割辦理下,在土地協議價購階段,被徵收戶在欠缺地上物拆遷補償的完整資訊下,難以與桃園市政府及交通部進行實質協議外,在土地徵收已公告後,土地已成為桃園市政府或交通部所有,地上物所有權人在承受土地已經被徵收的心理壓力下,在地上物協議價購的階段,已無議價空間,只能選擇接受或不接受,在這樣的情況下,桃園市政府與交通部是否確實進行徵收前「實質協議價購」程序,顯有疑問,而有違反正當法律程序的情形。

綠捷土開:計畫不具公益性必要性,終止審議,退回計畫!

延伸閱讀
最新財經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