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息誰受益/失業收入減降息沒什麼用?學者建議從這下手

新冠肺炎衝擊經濟,中央銀行睽違4年再度降息1碼、即0.25%,政府也祭出紓困措施,除對企業紓困融資之外,個人部分更要求公股銀行加碼降息,無論是否受疫情影響、額外多降1至2碼,自用住宅貸款千萬以下多降1碼,半年多省息12500元。只是這種不論有無受疫情影響的無差別「利率迫降」公平嗎?民營銀行房貸戶無法一體適用,只能望「利」興嘆,學者也覺得不適當,不僅壓縮銀行獲利空間,降息幫助也沒那麼大,沒工作怎麼付貸款,在資源有限下,錢應放在刀口上,幫助需要幫助的人,畢竟在沒工作、沒收入,也繳不出房貸,應從延長本金利息緩繳期限著手較有用。

在利率自由化之下,過去政府對於銀行利率調整並沒有強制要求,最多道德勸說。但這次新冠肺炎疫情已衝擊許多產業,無薪假人數也持續飆高,不僅央行降息1碼,政府更祭出各項紓困方案,對於個人貸款有困難者,除本金及利息可延繳6個月,利率部分,包括信用卡、車貸、信貸及自用住宅貸款,公銀更全部客戶加碼降息,其中自住房屋貸款多降息1碼,信用卡、信貸及車貸等多降息2碼,為期半年,從4月1日至9月30日止。

不過,根據金管會統計,至今(2020)年2月底,一般銀行及信合社購置住宅貸款戶共有193萬0021戶,其中8大公股行庫就有97萬1552戶,占50.34%,也就是說,還有近半的房貸戶是跟民營銀行貸款,而民營銀行並未跟進公股無差別加碼降息,主要認為降息一體適用不公平,因此在反映央行降息的1碼之外,僅針對疫情受災戶再加碼降息,同樣自用住宅、千萬元以下適用,也就是說另一半房貸戶只能自認倒楣。

當然,由於公股銀行具有官股色彩,從過去以來就是響應政策的先發部隊,也是政策性貸款的固定班底,這次不僅紓困貸款全力配合,在政府一聲領下,帶頭加碼降息,即便利率多降1碼得自己吸收利息成本,公股銀行也只能吞下去,沒有說不的權利。

淡江大學財金系教授林蒼祥覺得找公股銀行帶頭降息是對的,公股銀行衝下去,民營銀行也會有競爭壓力,況且現在是非常時期,利率調降對貸款戶還是有幫助,還是有很多人是需要的,若連利息都繳不出就會出問題,只是政府的做法可以更積極一點。

清華大學科管院榮譽講座教授張金鶚則表示,這波房貸降息不是因房市關係,而是因疫情衝擊給予紓困,主要是減輕買房者的還款壓力,幫他們度過難關,這無可厚非,也可看出政府及央行的誠意,但公股加碼降息且所有客戶都調降,確實是有點不適當。

他認為,在資源有限之下,錢要放在刀口上,幫助需要幫助的人,對於真正弱勢者給予優惠無庸置疑,只是不該一視同仁,甚至可能讓一些人發「疫情財」,這是不當的。此外,在降息之下,銀行利潤變少、風險變高,對銀行業來說也要更審慎小心。

民進黨立委江永昌也表示,公股行庫本來與民營銀行有差別,公股肩負政策的推動,但要尊重公司治理的精神,不能因為公股行庫或民營銀行而有差別。他也以紓困貸款來說,現在金管會的KPI要求各銀行比件數、額度、效率其實都是不精準的,應該是要去設立KPI計算哪些銀行真正的協助需要紓困的民眾,KPI偏了,紓困效果自然就會打折扣。

他更提醒,公股行庫董總為為保官位拚紓困業績,卻苦了基層員工,以公股行庫現在放款如同放火的狀態,另一方面又要面對金管會KPI挾財政部董總考核來加分,公股行庫已落入蠟燭兩頭燒的困境。

政大金融學系兼任教授殷乃平則認為,降息對疫情受災戶幫助沒那麼大,「沒工作根本沒收入,房貸付不出來,降息有什麼用,救不了命」。由於房貸都是以房屋做抵押品,一般人付不出房貸,房子就淪為法拍,疫情已造成很多人失業,若付不出房貸,銀行法拍增加,亦會造成房市崩潰,就像美國過去次貸風暴那樣。

因此,殷乃平提醒要避免這情況發生,政府真正要做的應該是讓因疫情受影響的人房貸等貸款本金及利息緩繳1年,這段時間沒工作就不用付貸款,即便銀行可能少收利息,但可避免以後手上一堆法拍屋,也可讓失業者喘口氣,不會因付不出房貸沒地方住,衍生出社會問題。

同時,政府紓困降息措施也會對銀行資產品質有影響,殷乃平說有多少客戶能在這次疫情衝擊下存活下來是關鍵,過不了的就變成銀行負擔,若最後連銀行也受影響,誰來承受銀行出問題的結果,這又是另一個問題,最後就是全民承擔。

延伸閱讀
最新財經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