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幣升勢丕變?美元轉強時間未到

台幣升勢丕變?美元轉強時間未到
新台幣兌美元匯率表現。(圖/記者顏真真攝)
新台幣兌美元近來升勢丕變,收盤雖續創逾23年半新高,盤中卻已見不到「27字頭」,也讓投資人開始懷疑新台幣升勢是否已接近尾聲?外匯專家認為,「美元真正轉強的時間還沒到」,但已喪失持續走低的條件,今年應是逐漸盤底盤堅往上走,「真正美元轉強一定要等到升息」。而亞洲貨幣今年走勢可能會相當分歧,基本面佳的國家像是東亞國家貨幣如台灣、中國大陸及南韓,或許還會維持強勢,只是不會像去年那麼強,美元往上走的話,多少會減緩東亞貨幣走升幅度。

台新銀行首席外匯策略師陳有忠接受《NOWnews今日新聞》專訪時指出,國際美元在去年是大幅度走跌,大概有超過5、6%的跌幅,之所以跌那麼深,主要是與疫情影響之後,美國聯準會(Fed)快速降息、大灑幣有關,灑出史上最多QE的錢出來,迫使過多的美元在市場上流竄,在美元流動過大的情況下,美國本土資金因利率環境走低,找不到什麼投資標的,紛紛往海外尋求比較高報酬,以至於美元去年呈現較大幅度的跌勢。

由於美元與利率是息息相關,利率走低的話,美金就大概一蹶不振,如果利率反彈上去,美金就開始逐步有機會走揚,而今年初以來就有點感覺到美金跌不太下去,這也與美債殖利率走高有很大的關係。

雖然美國聯準會一直宣稱還沒立即快速升息,但由於美國大灑幣,引領全球各大央行全部都在大灑幣,以至於全球資金過於氾濫。在資金過於氾濫之下,就容易推升通膨的上揚,通膨上揚,對大家投資債券市場是很大的利空,因為通膨上來,緊接而來的就是聯準會要考慮升息抑制通膨,因此升息是債券市場一大利空。

陳有忠進一步解釋,之前景氣不好、降息,大家紛紛的去做多債券,做多債券,大家知道債券價格與利率呈反比,要做多債券,是期待利率走低,一旦利率反彈,債券價格就會走跌,就會重挫。而今年初以來美債指標10年美債殖利率大幅攀升,從0.8%一下子爬升到1.5%,這警界線一到,當然促使美元也不再繼續跌,甚至出現比較象樣的反彈。

雖然今年美元可能比較不會再跌下去,但是否就此大幅轉強?陳有忠說「目前看來時間點還不到」,主要因為美國聯準會還沒考慮升息,升息才會真正帶動利差,讓資金回流到美國本土,現在只有債券市場的恐慌,把債券拋售,讓殖利率彈升上去,美元開始有觸媒了,但「真正美元的轉強一定要等到升息」。

陳有忠分析,美元要轉強的話,當然也需要美元很快速彈升到年線以上,美元指數目前的年線扣抵位置在94.5,現在離年線還有距離,也就是說「真正轉強的時間還沒到」。不過,因美元持續走低的條件也喪失了,整體來講,今年美元是在底部盤底,逐漸盤底盤堅往上走,如果美國基本面變更好,甚至有可能開始嚷嚷資金要收回,即便還沒有要升息,「資金要收回來」這話題就足以支撐美金,造成吸引力,因此目前看來,下半年美元逐步轉強的機會很大。

至於亞幣表現,陳有忠認為今年亞幣走勢可能會比較分歧,去年是因為美元走跌,資金紛紛從美國本土流竄出來,亞洲資金也回到亞洲本土,促使亞幣匯價紛紛走升,而且基本面強的國家就走升更多,尤其台灣或中國大陸。

就目前來看,陳有忠覺得「今年亞幣匯價可能比較不會齊步走,走勢可能相當分歧」。當然,如果美元逐步觸底開始反彈,甚至走強的話,資金又會回到美國本土,亞幣就會走貶,只是這還要看基本面的強跟弱,基本面強的國家,它的幣值還可維持強勢,基本面弱的國家就會走弱,比如東南亞為主南亞為主,它的疫情控制可能比較不好,經濟復甦比較慢,甚至像緬甸又有軍事震盪,或像馬來西亞、泰國出現有政局緊張關係影響,拖累基本面表現,貨幣跌幅就會加重。

延伸閱讀
最新財經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