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港或應唇齒相依 區域金融中心非一夕可成

香港近年因政治引起動盪,世人對其維持金融中心地位的信心已不斷下降,但台灣是否可以順勢接收其地位,從語言、法律、稅賦和金融消費保護等方面看來,我們似乎有許多努力的空間等待填補。

對於香港,台灣的訊息從來不缺。反倒是資訊過多,各家解讀不同。從去年香港社會動亂擴大,及至今年6月中旬,香港內部氛圍劍拔弩張,為港版《國安法》護行的香港特首林鄭月娥,認為這是香港作為特別行政區之身份下,確保社會穩定,維持企業和個人對香港信心的重要舉措。

從林鄭月娥的政經高度來看,香港擁有自由開放的經濟,優良的法治傳統和司法獨立制度、公平競爭的環境、簡單的稅制及低稅率、世界級的金融市場,以及大量的專業人才。她同時特別強調,金融和專業服務方面,香港的「本錢」還是明顯的。

在外界及立委都關心,台灣能否順勢取代香港的亞洲金融中心地位?金管會官員再清楚不過,直言有四大原因,台灣無法超越香港:1、語言條件:全英語環境是吸引國際資金或金融業設點的必要;2、法律體系:香港為英美法系,也就是「不成文法」,但台灣是大陸法系的「成文法」,在法律沒有明確授權下,很多政策是不能開放的;3、稅賦條件:香港以低稅賦、近乎無遺產稅,來吸引外商人才、資金的進駐;4、金融消費保護的出發點不同:香港容許高風險的金融商品入市,投資盈虧由投資人自行負責,台灣官方非常重視消費者權益,金融商品必須經過把關。

香港金融生態系 歷史賦與先天優勢

人才、資金、差異法系和稅制,再加上金融業的龐大生態系,是香港自英屬殖民時期以來持續累積的豐沛資源,外部因此流入香港的資金難以計數,單是計算台灣銀行業,中央銀行每季追蹤的《本國銀行外國債權餘額前十大國家統計》,最新資料截至2019年第4季底,台灣銀行業對香港的最終風險淨額為248.75億美元,排名僅在美國、中國、盧森堡之後,國銀的海外分行獲利第一名幾乎都由香港包辦,各大行庫內部統計也顯示,香港分行存款餘額總規模經常在上百億美元以上。

香港金融市場的方方面面,向來是台灣金融業偏愛,甚至可說是依賴的。源起於政治的香港社會動盪,讓國際間驚訝於香港近期的表現。今年3月公布的《2020年第1季全球金融中心指數》(GFCI27),香港排名自第3名下跌至第6名,全球頂級金融中心「紐倫港」格局首度被打破。然而,仔細詳讀此份報告中的其他市場排名,鄰近香港的深圳從上期第9跌到第11,台灣則以台北排名,從上期的第34直接掉到第75。台灣政治色彩鮮明的媒體,只提了香港排名退步,自動忽略台灣排名的大退步。

「亞太地區金融中心的表現不如人意,排名下降的有15個,上升的有10個。這似乎反映出,人們對亞洲中心的穩定性及其可持續金融的進程,信心不足。」GFCI調查單位英國智庫Z/Yen集團提出這樣的分析,直指問題出在整個亞太區域的穩定度、被信任度,而不是香港個別的問題。惟,此項最新排名也已不言而喻:「香港金融市場日子過得不好,台灣金融業也難吃香喝辣。」

兩岸三地資本市場 峰峰相連到天邊

歐洲聯盟單一市場的至高目標,是商品、人、資金、服務等四大項均能在27個成員國之中自由移動,香港、台灣、中國之間,沒有像歐盟各國簽署嚴謹的結盟條約,而是《兩岸關係條例》、《港澳條例》,進出口規範以世貿組織(WTO)法規為最高指導原則,外加海峽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等。至於資金方面,台、港、中三地,尤其台灣和中國之間的資金移動,僅限於兩大管道,一是企業設廠投資,一是金融投資,購買共同基金或股票等,尤其在民進黨執政時期高度戒備陸資流入台灣。

十分明顯的,香港法規最符合資金自由移動的理想,香港回歸中國及至近年,中方對港資流入內地提供優惠通路,香港更成為人民銀行推動人民幣國際化的大本營,中國金融業紛赴香港設置分支機構,陸企與全球資本市場的接軌點就落在香港。總而言之,中、港、台三地組成的大中華區市場,各自法規層層限制一體化的形成,龐大的資金部位卻像涓涓流水,無縫不鑽、無處不去。

中央銀行的《本國銀行外國債權餘額前十大國家統計》,截至2019年底,台灣銀行業對「中國大陸+香港」的最終風險餘額928億美元;金管會則統計同一期間,國內金控整體海外曝險部位達新台幣19.62兆元,金控海外曝險前五大為美國、中國、英國、香港、法國,其中,對前三大國曝險就占整體海外曝險達5成,對美曝險達5.89兆元、中國達2.63兆元、英國1.1兆元。就金控在海外投資的獲利來看,美國市場未實現利益達956億元最多,香港也有24.54億元的未實現獲利,中國則出現未實現虧損46.75億元,每一筆統計資料在在顯示大中華區資金大餅,無法簡簡單單、清清楚楚記名歸屬,卻每一筆錢都會相互影響居於其中的重要成員。

延伸閱讀
最新財經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