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前部署,布局大印鈔時代

為了因應武漢肺炎對經濟的嚴重衝擊,主要國家央行幾乎一致性的開展了資產擴張行動,以提供市場無限量的流動性,避免經濟的崩潰危機。不同於上世紀經驗,這波各國印鈔機的快速轉動下,我們沒有看到物價飛漲,看到的卻是在疫情衝擊營運下的股市大漲以及房價蠢蠢欲動,也標誌著世界步入「大印鈔時代」,將重寫教科書中政府貨幣與財政政策的邊界,並重新塑造未來數十年的金融生活。

對照傳統利用利率控制貨幣數量(Monetary
Policy1, MP1)、購買公債量化寬鬆(MP2),這次藉由購買政府發行的公債外,更擴增了針對公司債、ETF等金融資產大量購買(MP3),除為各國央行擴增印鈔資產準備外,也為需錢孔急的企業提供了注資活水。特別是,當為了金融海嘯QE的美國聯準會縮表努力言猶在耳時,竟快速逆轉政策到無限制購債計畫與財政部的直升機撒錢政策,讓人一方面驚訝於疫情後貨幣財政政策的無限新創性,更令人忐忑的是貨幣數量擴張的驚人速度,快速地形塑出一個對於利息與風險對價的全新面貌,讓人措手不及與之應對。

儘管大印鈔時代的經濟世界難以預測,但可以預期的是,未來利息將長期走低,而且是長達一代人的走低,這對金融產業的發展將是異常嚴苛的挑戰,尤其是對依賴利差收益的銀行業以及長期收益產品配置的保險業,對於既有的產品調整以及新產品的研發,都將是當前要務,須臾不得稍緩。

另外,大印鈔時代也將直接衝擊全民財富型態,儘管台灣沒有開展(或尚未開展)所謂的MP3,但為了維持匯率穩定所增加的外匯存底,也不得不同時捲入各國的印鈔比賽之中。尤其是央行大量持有的外匯存底中,已經不免得出現各國財政貨幣化的救難公債以及殭屍企業的公司債成分,我們該如何有效地調整來進行金融風險的跨境管理?避免其他國家的信用疫情蔓延?

在未來一代人的心中,由於貨幣的超印帶來的利息報酬走低,可能也將影響心中對於風險的重新定價。當承擔倒閉風險的高收益反映在數字上僅是5、6%的水準時,究竟會讓下一代人更勇於冒險創新還是厭惡,甚至懼怕風險的承擔?

無論自在與否,這個「大印鈔時代」將對金融與實體經濟帶來全新的挑戰,我們還需要等待新的教科書來解構分析大印鈔時代的總體行為,但回顧經濟思想史的發展,有很多教訓都是付出許多人慘重代價學習而得。在這樣的大印鈔時代,對金融業的經營以及政府的財經政策擬定都將是全面性的衝擊,我國的產官學界應該及早準備,唯有更多的準備超前部署,才能在大印鈔時代浪急水湧的全球貨幣之海中,平安破浪,邁向未來。

延伸閱讀
最新財經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