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醫會客室/困難控制及嚴重型氣喘患者的福音

文/臺中榮總呼吸治療科詹明澄主任

圖:臺中榮總呼吸治科主任詹明澄醫師(左一)與照護團隊及病人合影。

氣喘是一種反覆發作的氣流阻滯,它是經由外在或內在的刺激因素,如過敏原,病毒感染,吸菸等原因刺激呼吸道產生慢性呼吸道炎症,臨床上會出現咳嗽、胸悶、呼吸困難、喘鳴音,尤其是半夜或凌晨更為明顯。台灣約有2百萬的氣喘人口。然而氣喘是一個需要長期醫病合作方能獲得良好控制的慢性呼吸道疾病。

治療氣喘的藥物分為控制型及緩解型藥物。控制型藥物可治療呼吸道發炎、控制症狀, 並降低未來發生急性惡化的風險,規律的使用此類藥物才能達到良好控制。以吸入型類固醇為基礎的藥物都是控制型藥物。緩解型藥物可立即達到支氣管擴張效果,多於氣喘急性惡化時使用,亦可於運動之前使用,以預防運動誘發性支氣管收縮。此類藥物皆為短效吸入型支氣管擴張劑。

根據研究,約有17.4%的氣喘病人屬於困難控制型氣喘,而嚴重型氣喘約佔3.6%。這些病人會因用藥順從性是否良好,吸藥技巧是否正確,診斷是否正確,共病症(如肥胖,呼吸中止症,過敏性鼻炎,鼻息肉,胃酸逆流,慢性阻塞性肺病)是否同時治療,而導致控制不佳。因此,這些病人照護的需求牽涉複雜的評估及多專科的整合照護。

隨著醫學的進步,當病人已規律使用含有吸入型類固醇的控制型藥物,並針對用藥順從性,吸藥技巧,氣喘診斷及共病症進行評估處置後,氣喘症狀仍然控制不佳或經常出現急性惡化,病程已進展至嚴重型氣喘,則應考慮使用下列藥物治療,包括吸入型抗乙醯膽鹼藥物、抗免疫球蛋白E(anti-IgE)、抗介白素-5(anti-IL5/5R)及抗介白素-4(anti-IL4R)等生物製劑及口服類固醇(應小心副作用)。

目前已累積超過160位利用生物製劑治療嚴重型氣喘的經驗,也將此經驗發表於國際期刊,與全世界分享本院在嚴重型氣喘治療方面的經驗。

66歲的許先生,過去無明顯病史。近年來一動就喘的症狀越來越明顯,原本在家裡可以一口氣爬上三樓,但現在連上二樓都有問題,也無法跟太太一起到處遊山玩水。甚至有一次喘到昏迷,由太太自行開車到家裡附近的醫院掛急診,許先生被送到急診時,急診醫師發現許先生已經沒有心跳呼吸,經過急救插管使用人工呼吸器並轉送本院加護病房救治,順利脫離呼吸器。

然而,呼吸喘促的症狀依然持續,經過本院胸腔內科醫師細心診治,發現許先生其實患有氣喘,然而因為過去未被適當診斷及治療,許先生的肺功能已經出現呼氣氣流受限及肺功能受損。雖然經過半年多以吸入型類固醇為基礎的藥物控制其氣喘, 均無法改善症狀,經本院胸腔內科醫師跟健保署申請通過生物製劑治療其嚴重型氣喘。許先生接受生物製劑治療後,氣喘症狀大為改善,現在又能跟太太一起出國玩了。

生物製劑是吸入型類固醇為基礎的控制型藥物治療氣喘之後,仍然無法良好控制氣喘時可以考慮的附加治療。然而因為價格昂貴,故使用生物製劑治療控制不佳的氣喘之前,應仔細評估用藥順從性是否良好,吸藥技巧是否正確,氣喘診斷是否正確,共病症(如肥胖,呼吸中止症,過敏性鼻炎,鼻息肉,胃酸逆流,慢性阻塞性肺病)是否出現並同時治療。

失眠、焦慮、心慌慌 究竟是什麼病?

牙痛先別急著拔 牙周重建提高保留機會

最新健康新聞
人氣健康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