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病基因的追捕手 鄔哲源

這是國際藥物基因體學很重要的發現,使台灣在國際上嶄露頭角。鄔哲源博士說,史蒂芬強生症候群一旦發作,對健康和生命危害很大,他認為這個研究的成功,又讓更多台灣人獲救,榮耀中更顯得別具意義。

鄔哲源博士的研究團隊在基因體醫學研究上,繼前述藥物基因體學研究做出不錯的成績後,在尋找複雜疾病基因的研究方面,如第二型糖尿病、腦中風、思覺失調症、躁鬱症、修格蘭氏症、川崎氏症等,也先後繳出不錯的成績單。

先是與國內多家醫學中心的合作,於2010年率先找到華人第二型糖尿病的易感性基因,發表在國際知名期刊PLoS Genetics。也因為該篇文章的發表,引起亞洲遺傳流行病學家的關注,受邀參加亞州遺傳流行病學聯盟(Asian Genetic Epidemiology Network;AGEN),並成為該聯盟創始會員之一。

在當時,國際有關複雜疾病的研究,多半集中在歐美國家,AGEN的成立,就是希望聯合泛亞洲地區各國(包括台灣、日本、韓國、美國、新加坡等)組成大型疾病聯盟,找出亞洲人在各型複雜疾病,包括第二型糖尿病、高血壓、腎病變、肥胖症等特有的易感性基因。果不其然,沒多久就繳出漂亮的成績單,找出東亞族群特有的血管收縮壓和舒張壓相關的5個基因,其中以ALDH2基因影響血壓情況最顯著。

此研究成果於2011年發表在國際頂尖學術期刊「自然遺傳」(Nature Genetics)。此跨國團隊陸續找到東亞民族有關第二型糖尿病、腎功能、身高體重指數(BMI)等的特有易感性基因,也都發表在「自然遺傳」期刊中。

致病基因的追捕手 鄔哲源

川崎氏症好發於5歲以下的兒童,病理機轉及病因尚不明確,臨床上不易診斷出來,常被診斷為一般感冒甚至腸病毒,如果因為誤診而延誤治療,病童嚴重者有可能致命,也被視為5歲以下兒童的隱形殺手。即使幸運治癒,也可能留下嚴重的心臟血管後遺症──冠狀動脈瘤,是已開發中國家兒童後天性心臟病的主要原因。

川崎氏症在亞洲人口發生率較高,全世界日本的發生率最高,每年每十萬個1~5歲的幼童有188個病例;韓國居次,每年每十萬幼童約有105個病例;台灣的發生率為每十萬幼童約有66個病例。由於日本是全球發生率最高的國家,日本科學家在致力於解開川崎氏症基因研究方面,也一直處於國際領先的地位,日本頂尖研究機構理化學研究所(RIKEN)由中村祐輔博士領導的團隊,從所招募的78個川崎氏症家庭,利用聯結分析統計方法(Linkage analysis),定位並找到第一個川崎氏症的基因:ITPKC,該成果於2008年發表在自然科學雜誌。

反觀台灣研究團隊,從2007年才開始招募病患,希望藉由全基因體關聯分析,找到其他川崎氏症的基因;在此同時,國際上包括新加坡Genome Institute of Singapore(GIS)領銜亞、歐、美、澳四洲的跨多國研究團隊,以及全球川崎氏症盛行率第二的韓國研究團隊,也都如火如荼地想要找出川崎氏症的遺傳基因。

台灣中研院所領導的研究團隊,在相對較少資源、較少病患、較晚起步的狀況下,想要超越眾多國際團隊,實在是天方夜譚!沒想到,最後居然與日本RIKEN團隊同時勝出,鄔哲源博士至今回想起來,還是覺得不可思議。

鄔哲源博士談到這段歷程時表示,「其實踏入川崎氏症的研究是個偶然」,怎麼說呢?中研院研究團隊針對當時國人的複雜疾病進行研究,川崎氏症並不在他們的名單上面,那怎麼會開始投入呢?這要歸功於台大醫學院的呂鴻基教授,呂教授申請到在台灣主辦國際川崎氏症學術研討會,身為主辦國,為恐研討會時沒有川崎氏症的基因研究成果可發表,特別商請陳垣崇院士的中研院研究團隊,與國內醫學中心合作尋找可能引發國人川崎氏症的易感性基因。

經由與馬偕醫院及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的合作,研究團隊在招募不到500個病患時先進行分析,結果並不是很顯著;但為求快速在國際川崎氏症基因研究打出名號,研究團隊就先行投稿到一篇影響力較小的期刊,於2011年在PLoS One,發表了世界第一個華人川崎氏症全基因體分析的論文,也因為這篇論文的發表,吸引了國內、外研究川崎氏症學者的注意。

最新健康新聞
人氣健康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