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垂榕護樹到保護大地 張豐年,疼惜台灣環保的愚公(下)



從垂榕護樹到保護大地 張豐年,疼惜台灣環保的愚公(下)



邱文通

換肝重生後 關注環保終無悔張豐年長期積勞成「癌」,2009年肝硬化惡化成肝癌,所幸大兒子捐三分之二肝臟,由時任高雄長庚醫院陳肇隆醫師執刀換肝,才保住寶貴生命。這離他1982年自行發現原先的B型肝炎帶原轉為肝硬化,已經又過了27年。

換肝後重獲新生,張豐年更積極投入各種環保運動。他從來沒想過要退休,至今還是每週三天固定看診,其餘四天參加環評會議或外出踏查拍照,晚上則繼續寫文章、整理環評會議發言內容,之後不定期將這些文章、發言內容,或寄給相關政府部門,或傳給友好的媒體記者,「我寫,也許20、30年後會有人看到;我寄,留下一顆種籽,也許有朝一日會發芽、長成一棵大樹!」

他說,支撐他持續投入環境保育的力量,主要來自台北榮總如魔鬼營的外科訓練過程、祖先張達京越域引大甲溪水開發大台中的智慧,以及換肝後對宇宙運作大道的深刻體悟。尤其,祖先張達京是清代平埔族岸裡社首任通事,康熙年間在台灣中部地區墾荒、為原住民治病,並開鑿葫蘆墩圳引大甲溪水,奠定今日中部地區農業灌溉基礎;父親是日治時代的小學老師,光復後曾當過豐原富春國小及后里國小校長,常耳提面命家族歷史、要他們不可辜負祖先名號,「我後來想,老祖宗有辦法照顧大台中地區,我為什麼不行?」

此外,祖先張達京當年開築葫蘆墩圳時,完全沒有現代科技的支撐,竟然能夠越域引大甲溪水開發大台中,「現在為什麼不能師法前賢,老需大動干戈?我常常用老祖宗的智慧檢驗現代專業之傲慢。」張豐年自問自答,並奉為圭臬。

張豐年換肝後不僅出現氣動,還有種種不可思議的現象,如往事先以黑白夢境快速帶過,而後咬牙切齒全身出現氣動,舒暢如漂浮於雲端難以形容。出院後,奇蹟更為加劇,可感覺到所謂的七輪;眼底不時出現美妙難以形容的雲彩、瓔珞、文字;外界的波動能傳入體內;看到感人的事跡、報導或在宗教場合全身出現綿密氣動等等。為能一窺究竟,從自發功進一步改練法輪功,並接觸不少宗教,終漸體悟:頻率的脈動、轉傳是整宇宙的運作法則,中醫所謂的經絡氣動,事實上是指人存活不可或缺之本能──生理共振;佛教所強調的因果,亦是不同頻率間競合離聚的一種表現,不僅適用於人,也適用於萬物萬事,可惜普遍被忽略了。

鑑於近年來環境意識高漲,關懷環保人士輩出,特別是2011年國光石化案被否決之後,他就將重心轉而聚焦在水資源開發、水患治理、噪音與綠美化等議題上,並先後在於多處社區大學開課,宣揚理念,希望集結更多有識之士一起努力。

最近,張豐年著力最深的是,台灣遍築水庫後出現「上淤下淘、整流域土砂系統性失衡」的嚴重後遺症。他用人體的血管來比喻台灣大大小小的河川,而各種大大小小的水庫、水壩、攔河堰,就像讓血管堵塞的病灶,恐怕將導致日後根本無從收拾的大問題,並因而建議政府:落實水資源開發「以供定需」的運用綱領;預籌水庫之退場機制,以減低日後不得不拆壩之衝擊,而以中部地區的石岡壩、集集堰及士林壩為優先選擇對象。

從垂榕護樹到保護大地 張豐年,疼惜台灣環保的愚公(下)

最新健康新聞
人氣健康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