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燒、腹瀉衝急診 反而離病毒更近!

發燒、腹瀉衝急診 反而離病毒更近!
【健康醫療網/記者黃心瑩報導】隨著本土確診人數直線上升,各家醫院的急診量能也隨之爆炸,流行病疫情指揮中心以及急診醫學會、各急診醫師也緊急出來呼籲民眾不要一有症狀就衝急診,請保留急診量能給重症及有生命威脅的人。然而遇到家中幼兒發燒,難免會無法冷靜思考,加上資訊爆量,基層單位也無法第一時間掌握最正確的訊息,這個資訊落差也是造成急診塞車的主因。記者本人日前正經歷了一場心情三溫暖,在此分享自身經歷。

同學確診停課 返家孩子發燒、腹痛

記者家中育有兩子,2歲與4歲,4月25日下午收到學校通知,隔壁班有同學及家長確診,班級需要進行預防性停課。四點去接4歲兒子回家還精力滿滿、活蹦亂跳,但到了晚上六點,突然表示疲倦便在沙發上睡著,這對不需要午睡的兒子來說是相當不尋常的現象。靠近查看,發現兒子發燒!下午才同學確診停課,現在發燒,又加上小朋友主述腹痛、腹瀉,也正在流鼻水、鼻塞,媽媽心中警鈴大作,該快篩吧?!

有可能接觸史、有症狀,印象中可以到診所領一個快篩試劑,因此決定打電話至附近診所詢問,診所在電話另一頭要我們立刻去醫院,趕緊詢問也因停課有快篩過的朋友,朋友說可以到馬偕醫院或新光醫院,於是我們選擇了最近的新光醫院,收拾充電器、行動電源、健保卡,驅車前往新光醫院。此時兒子已經燒到畏寒、全身無力。

急診塞滿確診病患 醫護人員忙亂累壞

一直誤以為醫院可以提供快篩劑或協助快篩,到急診戶外區填資料、候診,只見護理人員不停交叉移動、完全沒有停下來的一刻,而等待的人龍幾乎都有發燒症狀。先是護理師第一步問診、量體溫(39.1度),接著在旁等候,等了許久,小兒科醫師全副武裝出現問診,兒子表達症狀以及隔壁班有人確診,醫師觸診之後認為心跳太快、應該要抽血檢查,也必須進行篩檢。

只聽見醫護人員對話:「我們要幫他們通報衛生局嗎?還是他們要自己打1922?」、「那邊一整排都陽性,我們這邊打不完!」,救護車、防疫計程車來來往往,又送來許多確診患者,戶外急診區滿滿確診病患,也有清消人員不停地在消毒。醫護們完全沒有坐下的一刻,感覺都累壞了,情緒也很差,面對源源不絕又恐慌的民眾,他們也只能盡量按耐、詳細回覆。

急診不提供快篩只有PCR 輕症者居多

過了約一小時,護理師叫兒子坐在輪椅上,要幫他打點滴和抽血,不知道現場氣氛太緊張還是兒子太不舒服,也可能護理師真的太過疲憊,打了好幾次都沒戳到血管,只好又換一處,只能緊緊抓著兒子的手,安撫他、要他忍耐,「我不要再打針了啦──!」一邊哭喊著,總算是打上。護理師口氣是盡力調整後的溫和,可能對小朋友還說還是太僵硬,只能靠家長給予溫柔。

經過漫長時間,媽媽發現這跟自己預期的快篩不同,來醫院就是要PCR的。還沒被篩到,先被帶去照X光,放射師溫柔的安撫兒子,在憋氣時一直失敗咳嗽,也沒有絲毫不耐,帶著兒子去看剛剛拍的骨頭(肺),詢問他是要看看有無肺炎情形嗎?她回應說:「我照了好幾個確診的,肺都很乾淨,沒有肺炎情況,現在真的都是輕症。」

急診空間滿載 籲民眾勿慌先模擬演練

準備到篩檢亭採樣,不斷跟兒子心理建設「等等要戳鼻子,跟吸鼻涕一樣,一下下就好了,要勇敢,媽媽會陪你。」當然在戳進去轉圈採樣時,兒子也是爆哭喊著「再也不要戳鼻子了」。這種採樣的深度,真的不是一般人可以下得了手的。等待時,一位護理師說「你們怎麼站在這邊,這邊很多確診耶!」才退後兩步,另一位說「不要去那邊,那邊在照X光!」急診的量能不知道滿了沒,但空間已經滿載。

由於剛剛有抽血,必須等到晚間十一點報告才會出來,只能一邊吊點滴,一邊繼續等待。旁邊有位2、3歲的小妹妹在我們到之前,就已經在旁邊的病床上,護理師跟媽媽說:「OO是確診喔。」媽媽一臉不敢置信,慌亂地走來走去,護理師跟他們說,現在基本上都是居家隔離,重症才需要來急診,「所以怎樣是重症?要怎麼判斷?重症是什麼?」爸爸也還沒辦法從震撼消息中回神。一度小妹妹睡太沉叫了沒反應,爸爸已經心跳快停止,不停大喊、拍打,媽媽此時已經冷靜下來,走過來扶起她肩膀搖晃,妹妹才醒來,還好不是昏迷。

急診請保留給急重症 輕症先快篩

最新健康新聞
人氣健康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