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敢活出自己喜歡的樣子》 當麻醉護理師轉為乳癌病人

《勇敢活出自己喜歡的樣子》 當麻醉護理師轉為乳癌病人
乳癌是國內女性發生率最高的癌症,當面對乳癌時,很多的女性反應往往是一片空白、不知所措。李溫是一位麻醉護理師,從照顧人的人,在罹患乳癌之後,轉變為需要被照顧的人。2021年從麻醉界護理老兵成為乳癌界菜鳥,從震驚、不可置信,到無奈接受,經歷所有的痛苦治療;從沮喪流淚、失望失落,到找到讓自己快樂起來的方法……這一路,走得艱辛,每一步都是椎心刺骨的痛。《勇敢活出自己喜歡的樣子》書中分享了她罹病、治療、復健的過程,「我分享了我的生病歷程,其實也只是想要偷偷地傳遞訊息,雖然人生遇到不如意的事,我們還是可以勇敢站起來;因為當你願意站起來時,就會有人願意扶你一把。」




我身體的疤痕雖然有淡一點,但是現在依然明顯的刻畫在我的胸前,每次洗澡看到鏡子的自己時,都是一個複習「我曾經是乳癌病人」的時間,我已經忘記自己原本乳房的觸感以及乳頭是長怎樣,有人問我:手術以後你覺得自己還是完整的女性嗎?你平常這麼愛去裸湯,以後敢嗎?你會擔心怎麼跟孩子解釋嗎?

這些問題應該可以分為我自己怎麼看自己,還有我怎麼看別人看我自己。我看我自己時,就是像我曾經說的,我已經盡力幫自己選擇我自己適合的樣子,即使有很多事是我預想不到的,譬如身體黏住的程度、胸部歸隊配合度,還有皮膚感覺失去的程度,身體後續的疼痛等,這些都會讓我生氣,但是這些無法再重來,所以我選擇,願意接受自己身體可以不適,所以相對的我願意付出很多時間來陪伴自己的身體度過難處。

治療,是一種獨處的過程,沒有人可幫忙承受一點疼痛,或者分攤一點身體黏住的部分,而獨處需要練習,除了身體不適外,或許還要面對無情的言語攻擊,甚至詆毀式的批判,有時還會產生自身而來的否定。

「我死了,這樣是不是更好?」

「老天到底要折磨我多久?」

「為什麼別的病友的癌症期別比較輕微,我卻不是?」

我在想,或許有些正在看我文章的人,說不定覺得我只是個幸運的傢伙,因為治療過程順利,所以還笑得出來,文章裡正向樂觀,是因為她不是我,如果她是我,我想她根本無法承受我的痛楚。

的確,當我看到有些人的狀況不好時,我都無法想像這如果發生在我身上,我能不能承受。

但我想說的是:

事情沒有大小,痛無法比較,發生在身上的事情,過不去就都是大事。

我會做的,就是願意原諒自己,接納自己,原諒別人,依靠上帝,然後找點樂子生活,陪伴自己渡過這每段特別的獨處時刻,即使是我選擇放棄治療這條路。

至於覺得自己完不完整……外觀我不確定是不是完整,但唯一可以確定的是,我是整完的。如果胸部動過手術就不完整,那全世界應該有超多人都不完整吧,硬要說的話,我覺得我可以再去做乳頭刺青重建,這樣整組就到齊了。

最新健康新聞
人氣健康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