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醫療中的不滿足, 「台灣之光」王奕嵐博士十年研發第三類高階醫材可降解止血粉有成

實驗室工作不只給了王奕嵐不被二一的機會,也讓他培養出興趣來,更讓他重新審視自己「不能再這樣下去、希望自己可以做得更多!」

然後人生的第三個大考、研究所考試,他終於交出亮眼成績單,順利進入陽明大學醫學工程碩士班。進入研究所後,他拚命補充自己不足的生物醫學課程,強迫自己在短時間內吸收到大量知識,攻讀碩士期間跟隨目前已退休的恩師王盈錦教授及現今在成功大學的恩師黃玲惠特聘教授的指導,一路學著從玻尿酸萃取、純化、改質、變成傷口敷料、體外體內實驗,從頭到尾幾乎等於完成一個小小的博士論文。

也因為這樣扎實的學習與實作,讓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看重他的研究能力,得以被錄取成為博士生。

「老實說,因為我GPA不好、托福成績也不好,GRE更不好,本來對錄取約翰霍普金斯根本不抱任何希望。」「入學後發現同學要不就是史丹佛, MIT等名校生畢業生、不然就是廣西狀元之類各方高手,完全跟我不同層級……」但他並不想認輸,王奕嵐要自己更努力。

進入公司後也一樣,「每個人都有可取的地方,不會的就跟人家學,各方面都盡量去吸收」他總是抱持這樣的想法。

看見醫療中的不滿足, 「台灣之光」王奕嵐博士十年研發第三類高階醫材可降解止血粉有成

(從化學只考9分的大學生,出生台灣的王奕嵐一路突破自我,如今已是J&J研發技術長)

從空實驗室出發。滿足醫療中的「unmet needs」

在求學過程中,王奕嵐曾問老師,化學合成這些結構可以做什麼? 老師當時的回答是,以後說不定可以拿去做抗癌藥。這也啟發了王奕嵐,他希望未來能夠做一些更具應用性的東西。

「科學家們常是先發明、再想應用!但要研發一個產品,剛好相反。一定要知道需要在哪裡? 再去研發。」「要跟市場部門一起,把需求找出來。」這是王奕嵐先前回台灣時,跟我國生物科技產學界人士分享的觀點。

而這也是「Johnson Medal」獎項的評核標準之一,以unmet medical needs(未被滿足的醫療需求)為出發點,解決病人臨床上的需求。

「Johnson Medal」是J&J公司歷時最長,最負盛名的研發獎項,視同「J&J的諾貝爾獎」。

自從加入 J&J 研發團隊後,王奕嵐一直以拿到Johnson Medal做為目標和對自己的肯定。他說,「本來以為是遙不可及的獎!」畢竟不僅審核非常嚴苛、競爭很激烈,一路要有很多證明、要有創新,而光是產品要能從實驗室到上市、比例就低於千分之一。「很少人能從頭到尾參與」、「自己也算是運氣蠻好的!」

他剛進J&J時,分到一個堆了許多雜物的實驗室!公司讓他需要什麼、就去買,「一開始還不知道要買什麼!」後來慢慢開始、懂得把一些想法提出來。

最新健康新聞
人氣健康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