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早操、插座不通電、舞蹈各式療方……她寫下38日的精神病院觀察日記

2017年9月下旬,由於某些原因,我的憂鬱症被觸發了。之所以說是觸發,是因為直到接受正統治療之後,我才驚覺,憂鬱已經在我體內蟄伏多年,就如同飄忽陰險、伺機而動的鬼魅。

天天早操、插座不通電、舞蹈各式療方……她寫下38日的精神病院觀察日記

在經歷了病發、懷疑、確診、病重、自殺、送醫等一系列「精彩紛呈」的事件以後,我終於被強制扭送進精神病院,可謂踏上了「人生新旅程」。

規定

剛進來時,我特地去看了病房的窗戶,終於親自證實了「精神病院的窗戶是不能開的」這個說法。此外,還有很多在一般醫院裡從沒聽過的規定:刀類、打火機、化學物品等危險用品不用說,全部沒收;吃飯不准用筷子(當我聽到這條規定的時候,震驚地以為這裡吃飯統一用手扒⋯⋯忘記還能用湯匙);不能用塑膠袋;手機充電線也會沒收,所以每次充電,你只能乖乖地去護理站充;就連我的兩個善良無害的帆布袋也被護士姐姐「監管」了。總之,遵循的原則就是:預防你自行了斷。但我也不是十分懂,沒收充電線是基於什麼準則,難道會有人拿它上吊?

管理

管理異常嚴格。但最令人抓狂的是作息時間:早上6 點起床,晚上8 點睡覺。完全老人家的作息。每天的行程安排都由廣播決定:「起床啦,可以吃早餐了,請各位病友到大廳吃早餐!」「早操時間,請病友出來活動身體!」「請病友出來吃藥!」─每天行程都是滿檔。最讓人聽了想打人的是,廣播毫不避諱大家的大名,每天我都能聽到「x 床xxx 出來接受治療!」無數遍。我覺得這嚴重侵犯了病人的隱私,我的監護人我爸也對此頗有微詞。但我後來發現,其實在疾病面前,所有人都是赤裸的,就像光溜溜被晾曬在沙灘上的鹹魚。什麼羞恥啊、掩飾啊、自尊啊,是完全不存在的。反正大家都有精神病,誰也別嫌棄誰。總之,大家的目標是一致的,那就是快點好起來。

天天早操、插座不通電、舞蹈各式療方……她寫下38日的精神病院觀察日記

藥物

可能越來越多的憂鬱症患者自殺事件,讓大家對憂鬱症有一點初步的了解,甚至把憂鬱症和死亡畫上了等號。但其實在得病之前,我和一般大眾一樣,單純地以為憂鬱症只是單純的「心情不好」。然而事實上,憂鬱症是死神的唾液,它能溶解掉你所有的精力與希望,讓你在骯髒、黏稠的泥淖中淪為絕望的囚徒。憂鬱症是要吃藥的。我每天吃兩種藥,早晚各一次。藥統一由護士派發,大家排隊拿藥,藥旁擺著小水杯,護士姐姐會親眼看你吃下去,並要求張嘴檢查。

中藥

每天晚上5 點(咦? 5 點是晚上?我可能已經被老年人的作息時間同化了),都是固定不變的中藥泡腳時間。有沒有用,沒人清楚。反正醫生說中藥泡腳,我們就中藥泡腳。就算醫生說泡完喝下去,我相信絕大多數人也會喝下去的。

在這裡,最常聽到的一句話就是:「配合治療,你會好的。」

耳針

聽起來很可怕,好像要在你耳朵上打洞。其實只是把一張包著藥丸的黏紙,貼在你耳朵的某個位置。每一天,護士都會來檢查耳針還在不在,然後按著耳針的位置按摩幾分鐘。我猜,可能是透過刺激耳朵上的穴位,讓大腦分泌某些抗憂鬱的元素。這些神奇的治療手段常常讓我嘆為觀止:人體真是太奇妙了,各個領域既相互獨立,又相互連接,最後達到動態平衡的境界。耳朵作用於大腦,透露著一種陰陽玄學的奧妙。

舞蹈

最新健康新聞
人氣健康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