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嚮往的愛情,是和你情同手足」你的擇偶觀是什麼?來聽聽男人怎麼說

不怕你們笑話,西門君曾經上過江蘇衛視的一個相親節目:《新相親時代》。節目裡,根據慣例,孟非會問每個男嘉賓的擇偶觀。當時我是這麼回答他的:「我嚮往的愛情,是我和你情同手足。」全場一半人譁然,另一半人做費解狀。

正好,我就藉這篇文章,解釋一下什麼叫作「情同手足般的愛情」。2016年我生日那天,我毫無懸念地又被損友們輪流「轟炸」了。當時醉意已微微上頭,正想舉起酒杯,當時的女朋友小Y一把搶過去,痛飲而盡,把在場的人都看傻眼了。當時,我腦子裡充斥著一句話:「我去,就是她了。」

她在西塘駐唱過,所以在喝酒這事上,從不拖泥帶水。有一次我笑著調侃她:「你就不能偶爾裝個小柔弱什麼的嗎,搞得別人看我倆不像情侶,更像兄弟。」

她高傲冷淡地翻了一個白眼:「對啊,帆哥,該你喊骰子了。」

猶記得我倆確定關係的第一天,聊著聊著,她突然遞給我一根萬寶路。我驚愕地問

道:「原來你抽菸啊!」她酷酷地吐了個煙圈,瞟了我一眼:「對啊,怎麼了?你現在反悔還來得及。」

我自然不服,接過菸點起來,回嗆了她一句:「你這麼酷,以後還不是要我照顧你。」

「不。」她嚴肅地正視我,「我們互相照顧。」

從她的眼神裡,我看到了一份可貴的坦誠。這份真性情,讓我有一種和兄弟們置身一室的錯覺—大家把酒言歡,不去顧慮什麼繁文縟節。

我見過很多「行屍走肉」般的愛情,兩人在大眾視線前卿卿我我,如膠似漆,但是回到家後,同床異夢,各懷鬼胎。

很多時候,你和另一半之間只顧著男歡女愛,從不曾像摯友那般打開心扉暢談到天明。很多人應該還對那部電影《史密斯任務》有印象吧?片中約翰.史密斯和珍.史密斯是一對讓人羨慕的夫婦,但是日子趨於平淡之後,兩人的感情開始有了間隙。有一天,兩人分別執行任務時候才發現,原來與自己朝夕相處的另一半,居然都是背負著暗殺任務的祕密特務!如此黑色幽默的劇情,我看完之後,完全笑不出來。

試想一對情侶,夜夜同床,卻不曾窺見對方的靈魂,那是一件多麼可悲的事。究其原因,是現在太多的男女,彼此之間只是情侶,從不曾是朋友。我不建議把最好的朋友變成戀人,但是倘若一切已成事實,就理應待戀人為最好的朋友,甚至情同手足。

所謂手足,便是彼此信任之至,沒有重大的祕密需要隱瞞。小祕密說不說無妨,因為人都需要一定的自我空間,但假使隱瞞了攸關兩人利害的大祕密,便是「不義」。因為你倆情同手足,她才會安心地奔赴異國他鄉,苦修求學,沒有太多的心理負擔。因為你倆情同手足,他才敢把提款卡交給你,不用恐慌自己成為下一個冤大頭。因為你倆情同手足,彼此都心照不宣—在義字當頭的江湖,背叛,是要付出代價的。很喜歡電影《失戀三十三天》裡的一段台詞:「一段感情裡,在起點時我們彼此相愛,到結尾時,互為仇敵,你不仁我不義。我要你知道,我們始終勢均力敵。」

有一集電視節目《奇葩大會》,一位叫趙大晴的女孩回憶起和前夫的「婚約」,令全場「老奇葩」淚奔。我們一起去迪士尼樂園,當眾跪在米奇、米妮面前,特別認真地說了一段:『皇天在上,后土在下。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我嚮往這種愛情,愛你就像愛兄弟。小時候我不解為何張無忌選擇趙敏而不是周芷若,長大之後重翻《倚天屠龍記》,似乎找到了答案。

最新健康新聞
人氣健康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