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小姐恐男又恐性,飽受憂鬱症之苦…做八大行業就應忍受侵犯?

按摩包廂內的短兵相接像賭博,貞操處女膜是引誘嫖客花錢買入場券挑戰的餌, 也是不可被奪走的底牌;成功防守就是勝利,被進入就輸了。無論如何驚險,涼圓在自設的賭局上贏了一次又一次,拒絕男人求歡的同時,又能讓男人掏出錢拜倒在自己的裙下,過上這輩子最愜意寬裕的日子,讓她感受到自己是有力量的。

酒店小姐恐男又恐性,飽受憂鬱症之苦…做八大行業就應忍受侵犯?

雖然涼圓理性上相信,世界上有相當比例的男人是正人君子,但各種她印象深刻或暫時沒想起來的性騷擾事件實在太多太多。「我知道我沒有忘記每次碰到那種『想得到她』、『想占有她』、『想幹她』的眼神,心底留下的每道顫慄。」我想起一位飽受憂鬱症之苦的酒店小姐,她自述高中時被信任的老師性侵後,罹患了嚴重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簡稱 PTSD),只要接近學校建築便會陷入歇斯底里的恐慌中。

憂鬱小姐無法再踏入學校一步,18歲到20幾歲的5、6年間,她都過著精神科與家兩點一線的日子。過去的同學持續刷新人生進度條,她也不能沒有收入全靠家人接濟,就業市場上只有八大行業不介意她空白的那些年,做一、兩年小姐到憂鬱症復發,然後休息一年調養身心,再登入酒店賺錢,成為她現在的工作模式。

憂鬱小姐恐男也恐性,而在酒店學會拒絕奧客、受到客人砸錢追捧,間接修補了她的自我。因八大工作對自己產生一些信心的憂鬱小姐受到民間NGO的幫助,遞狀給高中母校舉發當年性侵她的狼師,雖然判決結果只是強制狼師去上幾小時的性平講座,但至少向困擾她10幾年的心病做個了斷。

聽完憂鬱小姐的故事,涼圓歪著頭說:「逃學其實是非常有力量和勇氣的抗拒, 代表願意把問題鬧大——中學時,家人都不知道我在學校被霸凌,學校裡也沒有人知道我家快要四分五裂,如果我逃家逃學,別人可能就會問我為什麼這麼做?說不定就會有人來幫我了。

「我講自己的故事時,大家常佩服我很有勇氣——到底勇氣的定義是什麼?其實我怕事情浮上檯面後,我的處境會更糟,於是選擇隱忍這一切。攤牌出來是拚個魚死網破。我沒有勇氣去拚個魚死網破,所以我常常在想,如果求救的話,我是不是就不用做八大了?會不會人生就不一樣了?」

本文選自三采文化《我拿青春換明天:八大行業職場說明書,慾海求生的人物群像》一書/陶曉嫚著

原文網址 http://www.top1health.com/Article/318/84614

最新健康新聞
人氣健康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