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台灣模式是專家不專業 政客很政治

隨著每日新增確診人數突破五千關卡,新北市、台北市新增確診人數破千,以及中重症人數的增加,台灣防疫大戰不容樂觀,民眾對疫情的恐慌也不斷蔓延。

蘇貞昌院長在今年二月農曆過年後對外表示,全球疫情持續當中,台灣以民主防疫方式靈活調整防疫政策,採取兼顧防疫與經濟的「新台灣模式」,提升防疫韌性。在三月份連續沒有出現本土疫情之後,清明假期前,新冠肺炎本土疫情再起,面對即將到來的清明連假,防疫措施是走向緊縮還是鬆綁,引發關注。四月一日,蘇貞昌院長在立法院答覆立委質詢新冠防疫政策時,再度提出「新台灣模式」,强調防疫與經濟並行,並隨疫情變化,隨時調整因應。蘇院長表示這種新政策,國內並無三級管制規畫,但口罩還是要載,疫苗還是要打,只是境管將逐步解封,入境人士居隔日數會漸縮短云云。遺憾的是,在「新台灣模式」下,清明連假期間,各地陸續出現新的群聚感染、新的傳播鏈,疫情開始蔓延,一發不可收拾。

「新台灣模式」的防疫政策到底是要「清零」還是「與病毒共存」?外界有許多的質疑與討論。台北市長柯文哲首先發難向政府喊話,「有想法就要明講,不要拐彎抹角」,如果像香港一樣,說「戰略要共存,戰術卻是清零」,戰術和戰略矛盾,一矛盾「你看死得多慘」。陳時中部長則解釋,整體戰略是要國民在「正常生活下積極抗疫」,使生活不至於受到限制;而戰術部分,則是在積極抗疫裡把各種方法,包括醫療資源分配、住院、集檢所各方面整備做完全,以及跟各位報告有沒有輕、重症,讓大家了解台灣疫情影響等,最後再次強調「戰略、戰術沒有矛盾,很清楚。」

不管是「新台灣模式」或是「清零」還是「與病毒共存」的問題,官員講得很清楚,百姓聽得很模糊,但疫情不斷蔓延卻是擺在眼前的事實。清明假期過後,蔡英文總統召開防疫策略會議,並提出:我們現階段所設定的目標,就是「重症求清零、有效管控輕症」。我們的「新台灣模式」,就是透過積極防疫、穩健開放,兼顧國家經濟發展與國民正常生活。蔡總統認為:面對Omicron變異株以輕症,甚至無症狀為主的快速傳播模式,台灣的防疫策略,應該持續以「減災」為目標,而非全面的清零;更不是放任病毒肆虐式的「與病毒共存」,而是有效的疫情控管。至此,政府的防疫政策終於戰略、戰術沒有矛盾:政府不再追求本土病例零確診,改為「重症求清零」,也不是放任病毒肆虐式的「與病毒共存」,而是有效的疫情控管。

新台灣模式是專家不專業 政客很政治
「新台灣模式」議題的網路聲量來源。


依據臺灣公論報輿情監測暨大數據分析中心的統計,從三月三十一日到四月二十五日關於「新台灣模式」議題的網路聲量來源來看(如圖),八二八四則聲量來源中,有六四〇八則來自新聞媒體,占比為七十七點三五%;有一三〇四則來自論壇,占比只有十五點七四%;有五七二則來自論壇,占比只有六點九〇%。如果換算成社群活躍度,S/N比(社群關注則數/新聞媒體則數)只有〇點二三。意即,「新台灣模式」議題見諸新聞媒體的聲量來源約為總聲量來源近七成七,在社群及論壇上引起的討論和關注熱度並不高,這種情形和社會上普遍瀰漫著對疫情延燒所造成的不安與恐慌形成相當高的反差,民眾關心疫情,卻不關心「新台灣模式」議題,不知道是否是因為一開始「新台灣模式」語焉不詳,民眾無從關心及討論。

民進黨大老沈富雄則批評「新台灣模式」是「專家不專業」、「政客很政治」的集大成。

被逼出來的「新台灣模式」是極盡荒唐的鬧劇。政府知道人民喜歡「清零」,他表示陳時中很賣力,因此捨不得和「清零」二字斷奶,硬是把它和重症掛鈎,來個「重症清零」。萬分之七的重症率極低,不必清零,也無從清零,而且,重症會自動清零,因為重症病人非痊癒即死亡。正確的說法應該是「防止重症率惡化」,而該做的就是增加老人的疫苗覆蓋率和備足口服藥。

政府也知道人民討厭聽到「共存」,因此來個「不放任病毒肆虐」的拒絕「共存」,幫腔的專家甚至要根據Rt值,將防疫措施做「時鬆時緊」的微觀調控,對一個傳播速度如此快速、滲透範圍如此廣泛、病毒存陽期間如此短暫的疾病妄想要微觀調控,簡直是一個大笑話……這個團隊,這個政府真的是做到「民之所好(清零)好之,民之所惡(共存)惡之」,只是當如此機關算盡方寸大亂時,卻把人民攪糊塗了。(記者/蔡曜陽、洪嘉欣)

最新健康新聞
人氣健康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