決策、執行、溝通、貪腐全面崩盤=大屠殺

台灣的防疫大戰,在全球防疫作戰接近尾聲之際,突然於九局下全面崩盤,整個戰局從堅壁清野急轉直下到全面潰敗,情況只能用一個慘字形容,苦的卻是如無頭蒼蠅求助無門的百姓眾生。從「防疫模範生」(曾自稱世界第一)晚節不保變成全球最後一名,問題出在四方面:決策機制、執行能力、溝通誠意與貪腐斂財的全面崩毀,導致無辜百姓在疫情肆虐下形同慘遭大屠殺。

兩岸四地的防疫以澳門表現最優

造成戰局逆轉最主要的關鍵是防疫大轉彎的決策機制,從第一局至第八局堅守的「清零」換軌至如同繳械投降的「與病毒共存」。

英國《衛報》的報導指出,香港、台灣和中國大陸原是最後三個仍堅持清零的重要經濟體。其中,香港慘敗,上海慘勝,台灣則正要開始。其實《衛報》的分析漏掉了最重要的成功案例──兩岸四地的澳門,澳門的清零防疫,攻守有度,迄今無一人因疫病故,疫情控制得非常完美,表現可圈可點,堪稱真正的全球第一。

在「清零」與「共存」的光譜中,並不是只有兩個極端可供選擇,中間有很多的變數必須採取機動的應變方案。與病毒共存有幾個盲點:有無施打疫苗致病率的差異、確診後變成輕症與重症的不可預測性、染疫治療後不論輕症與重症不可預測的後遺症,其中變數太多,不能拿施打疫苗可能就變輕症來賭與病毒共存,也不能以病毒「流感化」為安為劑,最好的防治策略還是守住第一道防線,避免全民染疫。

決策的優劣,基本上是以「成敗論英雄」,暫且擱置決策的對錯與成敗,純就決策的程序與品質來論決策之高下。

從時間序列觀察,改變台灣抗疫大戰略以及改變台灣命運的重大決策會議,是蔡英文總統於四月六日邀集副總統賴清德、前副總統陳建仁、行政院長蘇貞昌、衛福部長陳時中、台大副校長張上淳、疾管署長周志浩、桃園市長鄭文燦及高雄市長陳其邁等人,親自舉行防疫會議,會後宣布以「減災」為目標進行防疫,放棄清零,改為與病毒共存。

閉門造車的決策會議是失敗的

這個決策機制是失敗的,如果以民主國家的治理與組織架構而言,既然總統親自召開防疫會議,至少應該邀集衛福部傳染病防治諮詢會預防接種組(ACIP)的成員與會,聽聽委員的意見。或許衛福部已經在ACIP內部會議中充分討論,把結論由陳時中在總統主持的會議中提報。既是如此,蔡英文就該以總統的高度邀集國內更高層級的學者與醫事、公衛專家集思廣益,甚至拋開政治立場,邀集各政黨代表共商防疫大計,既聽取建言,也宣達決策方向,取得共識,會後由這些專家學者、政黨代表共同主持記者會,報告政府決策大轉彎的決策緣由與未來的具體作為,一起背書。我們的敵人是病毒,不是國人。

然而,民進黨政府深怕防疫的光環被分享,就閉門造車的開了這麼一個決策會議決定國家與人民生死,其根本思維就是利用疫情造神,其作法有如「洩題」給民進黨執政城市,以便提前因應,還有就是以黑箱決策製造「資訊落差」,方便綠友友提早布局進場搶標政府的採購案。

時至今日,如果讓國人選擇,大家寧可選擇以暫時的升級封控來換取保得百年身,尤其當染疫人數急速飆升到五千、一萬已經明顯失控時,即應考慮暫時性的提升戰備層級,踩煞車以暫緩疫情的擴散。類似目前這樣撒手不管急速擴散,只在後面追著做善後處理,與大屠殺有何差異?至於防疫與經濟的平衡,目前民眾這種自我禁足的方式與三級管制有何差異?

令人納悶的是中央政府不肯防控升級,地方政府明知升級是遏止病毒擴散的唯一處方,卻沒人敢為天下先,單獨宣布區域性升為三級警戒。

從決策到執行是治理的最佳試題

再論執行力,決策與執行是互為表裡,決策必須根據執行力去取決,而不是憑空想像決定政策。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會議在面對上海封控所產生的強烈反彈與質疑時,極其罕見的自曝其短,宣稱堅持「動態清零」是因為大陸地區發展不平衡,醫療資源總量不足,放鬆防控勢必造成大規模人群感染、出現大量重症和病亡。根據大陸學術單位的評估,若完全放棄「清零」的介入控制,大陸的死亡人數將高達155萬人。因此,以較輕的社會成本,換取較大的國家利益。不管專制與民主,都該以人命為唯一的懸念。

最新健康新聞
人氣健康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