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這麼優秀 你憑什麼跟我平起平坐?

我這麼優秀 你憑什麼跟我平起平坐?
眾人眼中的暖男恩知,接起多年好友明懿的電話時,卻用一種比對陌生人還冷酷的語氣說:「我本來就沒有提供資料給你的義務。」沒等對方講完話,他就逕自掛了電話。他心想:「室友又怎樣,同班又怎樣,認識多年又怎樣,少自以為跟我很熟,我從來沒把你當朋友過,你這討人厭的傢伙!」

是什麼,讓這段旁人眼中難得的深厚友誼,變成了仇恨與敵意?

追求不凡,卻無法接受他人也同樣不凡

舞台之上的惺惺相惜

恩知從小到大,無論在課業、社團或運動各方面都獨占鰲頭,是典型的風雲人物,進入大學後更是永遠的第一名,眾人的讚賞對他來說早已習以為常。早在正式入學前,他就以明星高中榜首的身分接受新聞專訪,許多同學在開學前,就已經在媒體上認識了恩知。進了大學後,他認為沒有人足以在專業或任何層面超越他、威脅他,唯獨明懿是他無法掌握的異數。

相較於恩知,明懿從小表現普通,沒有任何過人耀眼之處,所念高中也是排名後段,卻以黑馬之姿考進同一所明星大學。上了大學後,明懿也維持著低調沉穩的個性,經常獨來獨往,各方面也都表現平平。但他在關鍵時刻,卻常常有驚人表現,例如在號稱當鋪的大刀教授課程上,不但以遠低於及格標準的時間完成教授指定的困難實作,更獲得從不稱讚學生的大刀教授開金口讚賞;他也曾在哲學思辨的課程上,提出前所未有的獨特見解,讓包括教授在內的所有人為之震撼。這樣的明懿雖然不愛出風頭, 在班上依然受歡迎,是許多同學言談間稱許的對象,有問題也爭相拜託明懿幫忙。

恩知非常嫉妒明懿,認為這個三流高中畢業的室友,憑什麼搶了他的風采?偏偏兩人又被分在同一個寢室,成為室友,而且還同班,不想見到他都難。在意個人形象的恩知,縱然心裡對明懿有諸多不滿,依然裝出非常欣賞明懿的樣子,讓眾人以為他們是無話不談的好朋友,這種英雄惜英雄的畫面,更讓外界對兩人的組合有極高的評價。

舞台之下的明槍暗箭

事實上,恩知常常在心裡盤算如何排擠明懿:用各種方式干擾明懿早睡早起的作息、在背後說明懿的壞話、將困難的報告章節分給他……等等。

反觀明懿,他把恩知當成好朋友,對恩知或明或暗的排擠行為毫無防備,也全不介意,他認為恩知就是個勤奮、優秀、有主見的好同學、好室友,也是他最要好的朋友,那些不利他的傳言,他只當成同學間的玩笑,一點都沒放在心上。

畢業前,恩知提早考上了難度極高的專業證照及知名公司的職缺,成了班上第一個還沒畢業就獲得專業證照加冕以及工作機會的人,為此,他感到非常得意。他主動在沒有邀約明懿的系上聚會宣布這個好消息。而明懿是在事件過後好一陣子才從其他同學那邊得知。

「恩知!恭喜你考上!」得知消息的第一時間,明懿當面向恩知恭賀,他覺得恩知的表現實至名歸,也真心地祝福他。

「嗯嗯!謝謝!」恩知露出燦爛的笑容,若無其事地回應。他心裡非常痛快,因為此刻,他藉著讓明懿成為最後一個知情的人, 再一次成功地排擠了明懿,享受眾人景仰的目光;更重要的是,他終於把明懿遠遠拋在後頭,讓他望塵莫及了。

隔了一年,明懿在準備專業證照與工作的考試時,打了通電話給恩知,想要詢問他手邊是否有相關的資料可供參考。恩知告訴明懿,他當年是在完全沒有任何準備的狀態之下應考,全靠平時點滴累積而成的實力,因此沒有任何資料可以提供給他,只給了明懿一張他個人引以為傲的履歷表,說他是憑這些資歷受到青睞的。事實上,他只是想透過這張履歷表,炫耀自己有多麼優秀,讓明懿知道自己遠不如他。
  • 新聞關鍵字: 霸凌

最新健康新聞
人氣健康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