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說我孩子過動 是不是被貼標籤?

老師說我孩子過動 是不是被貼標籤?
小光升上小三後,常被班導師反應上課時動來動去、無法專心,還跟同學在課堂上說話或玩了起來。班導師認為,小光可能有注意力不足過動症,爸媽聽聞後相當不高興,認為班導師對小光貼標籤,不過隨著時間過去,小光不但跟不上學習進度,作業也越寫越晚,爸媽只好帶小光到醫院評估。醫師診斷後,發現小光是注意力不足過動症,最後經由藥物治療和一起規劃寫作業的時間,小光發現自己可以更專心,對學習更有興趣了。

師長若不明究理指責孩子 不利孩子發展

台大醫院新竹分院精神醫學部醫師王彥欽表示,注意力不足過動症是指大腦中包含前額葉在內等掌管注意力、控制與計畫的腦區發展異常的疾病,目前沒有文獻資料顯示家長的教養方式會導致ADHD,但家庭與學校的介入可能影響日後ADHD症狀的嚴重度及其他情緒、行為問題。

這些孩子因為專注力與衝動控制能力不佳,所以在學校課業、完成日常生活程序、組織與規劃事情等方面時常受到挫折,連帶影響孩子的自信與人際關係,若大人誤以為孩子是不用心、明明做得到只是不願意做,而因此對孩子多指責,反而不利孩子的發展。要正確診斷ADHD,必須經過完整的臨床評估,搜集不同情境下的資料,必要時配合智力測驗、注意力測驗等項目才能確定診斷。

王彥欽指出,ADHD的治療必須考量孩子的需求,有時孩子過動跟衝動的症狀隨著年紀增長而較能自己控制,也有時低年級的課業孩子用有限的注意力還可以應付,但升上高年級後,課業變得困難就需要家庭或學校給予額外的協助。家長與老師不必將ADHD當成洪水猛獸,在了解孩子的需求後,可針對生活規劃、溝通與管教方式開始著手,透過正向引導與有秩序地安排增強孩子的正面行為,並減少可能讓孩子分心或難以控制衝動的環境干擾因子。

審慎評估下使用藥物 可減少情緒困擾

許多家長擔心藥物治療的副作用,而拖延孩子接受藥物治療的時機,王彥欽指出,許多研究顯示副作用大多短暫而輕微,或者可透過轉換藥物劑型而改善,在醫師審慎評估下使用藥物,反而可減少長期的情緒困擾或其他不良影響。另一方面,有時家長或老師把用藥當成對孩子問題行為的懲罰,也可能造成孩子對藥物的反感,正向的態度應是讓藥物成為一項工具,協助孩子克服專注力的困難,讓孩子完成自己想要的樣子。

王彥欽提醒,孩子在各種情境中可能展現出不同的樣子,家長與老師也有各自在意的面向,進而對孩子有不同的觀察及行為解讀。無論有沒有ADHD,家長與老師都是孩子生命中的重要角色,也都能提供孩子正面的影響,若能積極溝通、尋求共識,才能在孩子日常生活中的不同面向給予積極協助與鼓勵,對於ADHD的完整治療,絕對是不可或缺的一環。

資料來源:http://www.uho.com.tw/hotnews.asp

最新健康新聞
人氣健康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