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終身雇用制犧牲 中年宅男的復仇

被終身雇用制犧牲 中年宅男的復仇
發生在二○一七年七月十八日的京都動畫縱火案,導致三十五位優秀的動畫導演、動畫師犧牲。他們每一位都是日本的資產,也正是這群人才讓動畫產業成為日本的代名詞。

犯案的四十一歲男性,動機不明,當時只知道他一直過著繭居的生活,犯案後曾大喊「他們偷了我的作品」,但他並沒有創作,卻毫無理由地怨恨京都動畫公司。受害者的家屬和朋友們,心中的遺憾難以想像。

社會的病態,事出必有因。現在我們該做的事,就是坦然面對問題。到底為什麼當今日本社會的多起慘案,好像都是由精神狀態失衡的人所犯下,就跟這次的縱火犯一樣?

長年與社會隔絕 精神上誤入歧途

其實,在京都動畫縱火案發生前,還有一個事件也曾震驚日本社會。這個令人痛心的事件,就是七十六歲的農林水產省前事務次官熊澤英昭,這樣一位官僚體系的精英,殺害了四十四歲繭居在家的兒子。一開始只是兒子抱怨附近的小學很吵,雖然父親擔心他心懷不滿可能生事,但本來也應該不至於演變成父殺子的重大事件才對。

然而在那之前,川崎市發生了一起五十一歲宅男攻擊小學生的殺人事件。熊澤英昭擔心兒子會做出類似犯行,因而決定殺害同樣是繭居在家的兒子,如此動機實在令人痛心。

奇怪的是,三個事件裡的主角,全都是有繭居傾向,年紀介於四十到五十歲之間的中年男子。這是為什麼呢?

我也是這個世代的一份子,這狀況可能發生在我們之中的任何人身上。

雖然我過著和繭居相反的生活,但也聽過一、兩位高中或大學同學變成「宅男」的傳聞,其實並不覺得意外。確實,日本社會一直有中年宅男的問題。我想,日本勞動產業的扭曲,是造成「中年宅男」在當今日本引發社會事件的長遠因素。

仔細想想,日本早在一九九○到二○一○年的「 失落二十年」間,進入了「求職冰河期」。在那個時代,只要能有工作就很幸運了。現在,安倍政府得到年輕族群的高支持率,原因之一就是政府引導企業擴大新增就業機會,改善失業率的關係。

日本進入求職冰河期後,想要工作的年輕人找不到工作,就在失業和短期打工之間循環,形成非正規勞動者。統計顯示,一九九五到二○一五年間,那二十年的勞動市場裡,從正規勞動者變成非正規勞動者的人數比例,約從整體人數的十%增加到二十%。

另外,日本企業在這段期間堅守中高齡勞動人力,沒有對白領階級進行大規模裁員。日本企業為了維持長久以來的「終身雇用制度」,封閉年輕人的求職管道,暫時減少人事成本。

最新健康新聞
人氣健康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