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紅色油紙傘 堪比現代紫外線檢驗

一把紅色油紙傘 堪比現代紫外線檢驗
在《洗冤集錄》中,有一些檢驗方法雖屬於經驗範疇,但卻與現代科學相吻合,令人驚嘆。如利用紅色油紙傘檢驗屍骨傷痕,就是一例:把屍骨洗淨,用細麻繩串好,按次序擺放到竹席之上。挖出一個長5尺、寬3尺、深2尺的地窖,裡面堆放柴炭,將地窖四壁燒紅,除去炭火,潑入好酒2升、酸醋5升,趁著地窖裡升起熱氣,把屍骨抬放到地窖中,然後蓋上草墊,等到大約一個時辰以後,再取出屍骨,放在明亮處,迎著太陽撐開一把紅油傘,來進行屍骨檢驗。

如果屍骨上有受傷之處,就會看到紅色痕跡,再以受傷的骨頭迎著日光驗看,如果又是紅色,就一定是生前受的傷;骨上如果沒有血暈,即便有損傷也是死後造成的。這樣,死者生前的死因也就在紅紙傘下全部展現了出來。

而此種驗屍方法其實非常科學,因為屍骨是不透明的物體,它對陽光是有選擇性的反射。當光線透過油紙傘時,其中影響觀察的部分光線被吸收了,所以容易看出傷痕。

《洗冤集錄》化腐朽為神奇 演示不可思議古代偵查案件手段

如此檢驗屍骨損傷,與現代利用紫外線照射的方法一樣,都是運用光學原理,作者運用和記載這些方法,目的在於查出真正的死傷原因,無不體現了他的科學精神,只是宋慈限於當時的科技水準,處於尚未自覺的狀態,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在檢驗婦女的屍體方面,宋慈說:「查看不到有傷損的地方,一定要查驗陰部,因為恐怕會有人從這裡插刀進入腹內。刀痕離皮膚淺的,便在肚臍上下會有血暈出現,深的則沒有。這種情況多發生在單身的婦人身上。」

宋慈研究自殘也有很多心得,他在《洗冤集錄》中記載了很多關於辨認自殘的方法。為後代從事司法工作的官員提供了理論依據。比如在民間流傳的「知州巧斷自殘」的故事,就是其中之一。

古代在山西養蠶的人很多,家裡要是養蠶,就一定要種桑樹。有個老者姓王,家裡有三畝桑田。一天,老王正在採桑葉,突然發現一個小偷在桑園偷桑葉。老王大喊一聲後,就和這個小偷打成一團。這時,小偷拿出一把鐮刀衝著老王就砍了過來,他沒想到老王竟然會功夫,三兩下就把小偷打倒在地,並把鐮刀搶了過來,隨後,老王揪著小偷去見官。在去縣衙的路上,這個小偷見跑不了,就趁老王不注意,一把將鐮刀搶過來,猛地在自己右胳膊上砍了一道傷口。

到了縣衙,老王狀告小偷偷他家桑葉,被他抓到後還自傷右臂,小偷卻反咬一口,說右胳膊上的刀傷是被老王給砍的。縣官走到堂下,看了老王一眼後沒說話,又看了看小偷的傷口,冷笑了一聲,回到座位上,對小偷說:「你還沒吃飯吧,走,我請你去吃飯。」說完領著小偷到後堂擺下酒席,縣官和小偷坐下,把老王晾在一邊,老王心裡感到冤屈,小偷卻特別高興。拿起筷子就夾菜,這時,只見縣官哈哈大笑。

縣官把小偷笑懵了,「有什麼不對嗎?」小偷忙問。縣官不慌不忙的說:「你左手拿筷子,那你右臂上的傷必定是你自己砍的。快從實招來吧。」小偷不服,說:「雖然我是左撇子,那也不能證明傷是我自己砍的呀。」縣官說:「你的傷口自己會說話。刀入肉內,先入的那口深,劃到後面刀口變淺。如果是被外人砍傷,刀口裡深外淺;如果是自殘,刀口裡淺外深。而你的傷口正是裡淺外深,顯然就是你自己砍的。」小偷聽完,無話可說。

精煉平實的《洗冤集錄》,化腐朽為神奇,演示了很多不可思議的古代偵查案件手段。例如在某個已經火焚的現場,要找到殺人凶手曾經作案的證據,可以將被害人伏屍的地方打掃乾淨,先用米醋,再用酒澆灑在地上,土質地面上很快就會顯現被害人流過的血跡。

一個人死於意外還是他殺,在檢驗官的抽絲剝繭中會衝破重重迷霧,而《洗冤集錄》就是檢驗官手中的武器。

最新健康新聞
人氣健康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