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不信我被強暴」少年以血寫祕密日記

「父母不信我被強暴」少年以血寫祕密日記
養魚男孩有著寬而大的額頭和瘦長的手腳,總是穿著他們高中的運動服。在他木訥的外表下,有著混亂、毀滅,卻又生機勃勃的內心。他一開始是因為長期頭痛,被小兒神經科轉介過來的。媽媽絮絮叨叨地滔滔抱怨了一大篇。

「醫生,他本來都很乖啊,功課也都不錯,只是特別喜歡養魚,養得整間都是,我實在受不了。可是高一開學後就常常說頭痛,每次一痛就會說沒辦法去學校,看了很多醫生也都沒好。後來神經科就說要來看身心科,說他是壓力太大。才學生而已,這麼單純,是會有什麼壓力……」

媽媽的連珠炮聽得我頭都有點痛了。

我眼前的養魚男孩迴避著視線,不發一語。

「以前不會這樣嗎?國中的時候呢?」我直接問孩子,擋住傾身向前想發言的媽媽。

「還好。」淡淡的兩個字,訴說的大概是不被理解的憤怒。

這次門診,不管我說什麼,養魚男孩說出口的從沒超過兩個字。

資訊過少,我只好向媽媽詢問其他背景資料,得知養魚男孩是家中頗受期待的長子。爸爸開店,都要很早起床,養魚男孩假日也會在店裡幫忙。爸爸比較軍事化教育,覺得男孩子就該有男孩子的樣子。

陸續回診幾次後,養魚男孩仍然是省話一哥,媽媽依然瘋狂抱怨。而他的頭痛依舊頑固。有時我盯著他寬闊的額頭,都覺得那好像是一塊千古山壁,裡面不知是否有著滾燙的岩漿。

終於有一次,媽媽去洗手間,沒有跟養魚男孩一起進來,我和他在診間大眼瞪小眼。

我眼睛掃了下他的手提袋,問他:「你在看什麼書?」

他頓了一下,反問我:「你想看嗎?」

是《房思琪的初戀樂園》,非常火紅的一本書。

「你喜歡這本書嗎?」我問。

「很可怕……太寫實了。」

他說著說著,竟然有些發抖,我瞬間感受到一陣恐懼。

「你覺得哪些部分最寫實?」

他沒答話,默默從提袋中拿出一本像日記的東西,眼看正要遞到我手中,診間門突然被砰地一聲推開,媽媽邊擦著手邊走了進來。養魚男孩手一縮,日記又落進他的提袋裡。

最新健康新聞
人氣健康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