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可以自主決定 那年齡呢?

性別可以自主決定 那年齡呢?
二○一八年,一名荷蘭男子向法院主張將自己的法定年齡減二十歲。六十九歲的艾米爾.拉特班德向荷蘭阿納姆法院表示:自己的實際年齡讓他感覺「不舒服」,因為他的實際年齡無法反應他的心理狀態——而且還成為找工作或是網戀的阻礙。他想把自己的出生年月日從一九四九年三月十一日改為一九六九年三月十一日。

拉特班德說醫生表示他的身體年齡為四十五歲。「六十九歲會受到很多限制,」他說。「如果我只有四十九歲,就可以接到更多工作。如果在Tinder 上顯示為六十九歲,我就作古了。」朋友建議他謊報年齡,但他說「要扯謊就要記住你說過的每一句話」。拉特班德把自己的減齡主張與尋求認同的跨性別人士做比較——言下之意,他認為年齡必須是一種浮動的概念。拉特班德表示他的雙親都已過世,不會因為他希望時間倒轉而生氣。他甚至還自願放棄退休金。

「正念教練」拉特班德是喜歡受關注的激進分子。法庭拒絕了他的要求,認為改變年齡會對投票權等法定權益造成「負面影響」。但是,這個看似無聊的案子卻蘊含了一個很重要的概念:我們正在歷史一個嶄新階段的起點,新階段即將展開。

人生延長賽——老無所終的時代來臨了

若你現在正值五、六十歲,你便很有可能活到九十幾歲。如果能好好照顧自己,又有幸運之神的眷顧,接下來的這幾十年中,大多時間你都可以健康有活力。人類的實際年齡與生理能力逐漸在脫鉤。

足球進入延長賽代表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我們很多人的人生亦是如此。「拒絕退休」、重返職場的人潮開始出現。生物學與腦神經科學的進步可以延長人類年輕的歲月。然而,我們的體制、我們的社會卻仍未跟上腳步。拉特班德的外表、體能,以及抱負都顛覆了我們對六十九歲的傳統看法。他的做法比較極端,想要生年月日。但何不乾脆改變人們對六十九歲的看法呢?

百歲人瑞的迫切需要一九一七年,英王喬治五世拍了史上第一封電報給一名百歲人瑞。這是封手寫電報,用腳踏車傳遞。二○一七年,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寄出了上千份百歲生日賀卡,由七人組成的專案小組負責派送。延長賽的時代會有越來越多的百歲人瑞。英國國家統計局預測,現今在英國出生的嬰兒,有三分之一可以活到一百歲。甚至有些科學家認為人類可以活到一百五十歲。

聽起來是個美好的故事。然而實際上,恐懼開始蔓延,我們就像是坐在一個「人口定時炸彈」上,等著一批批的年長者把政府吃垮,傷害國民生產總額。如果我們隨著年紀增長而失去創造力,六十歲就停止工作,經濟便會衰退,年輕的世代就必須面對壓垮人的稅率。

然而我們可以避免這種情形。有越來越多人開始像艾米爾.拉特班德一樣不打算退休。工作人口與退休人口比例失衡的恐懼來自於「官方勞動年齡」的定義為十五至六十四歲。但是大衛.霍克尼在七十六歲時成為了世界頂尖的iPad 畫家;蒂娜.透娜在七十三歲時登上《時尚》雜誌的封面;三浦雄一郎在八十歲的時候攀上了珠穆朗瑪峰。股神巴菲特八十幾歲仍繼續投資;大衛.艾登堡九十幾歲還在製作當紅電視劇。此外還有千千萬萬個人追隨著他們的腳步,把「人生延長賽」視為一個機會,創立公司,能幹多勞。這些人是人口炸彈的拆彈專家。

但他們的身體撐得住嗎?足球若打進延長賽,體能便顯得格外重要。說實話,人類的前景挺好。現今七十歲的人比過去活躍得多,失智案例也減少了。話雖如此,在「健康不平等」這方面我們仍有待加強。英國預期壽命的增加已趨緩,目前,女性出生起算的預期壽命為八十二歲,男性則為將近八十歲。在美國,出生起算的預期壽命已經連續下滑三年,其中一個原因是鴉片類藥物氾濫。而英美兩國也努力對抗著肥胖以及貧窮這兩個大敵。

以全球的角度來看,人口學者認為預期壽命忽然降低應該只是短暫的現象。二十一改掉自己的出世紀的人類會更加長壽,我們身處的社會也以意想不到的速度在老化。而人類老化的速度是否也加快了呢?若仍用過時的觀念來看待五十歲、六十五歲、或八十歲,才是如此。

打進入人生延長賽的島嶼

最新健康新聞
人氣健康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